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言温(四次Eggsy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

能饮一杯无:

改编自 @黑猫窝 的长条漫




http://kingbirdkathy.lofter.com/post/1f5add_6b34b22




大甜饼放心吃!




梗概:四次Eggsy拥抱饥渴症发作,一次他没有。



忘说了我要过授权 听说之前有人写过这个梗

但是长漫原作者说看看大家不一样的脑洞也很有趣:)


本来只打算写个两千字但是爆字数了一点点……






《言温》








00






听说人每天都要说很多大大小小的谎言,据统计每人每天平均最少讲25次谎。








有的人说谎是为了讨人欢心,至于善意还是恶意则无从知晓;有的人说谎是为了夸耀自己,毕竟英雄难过美人关、美人难逃虚荣心;还有的人说谎是为了自我保护,因为从某种程度来说,世界并不诚实。








有的一开始就是个谎言,有的当下真挚转身便忘,还有的是拒绝、隐瞒,和力所不能及。




然而是否说谎并不重要。


 




01






Eggsy是从那个拥抱开始发现自己得了拥抱饥渴症。








其实他记得并不清楚,只模糊地知道那个拥抱来自一个男人,温柔并且耐心,还有耳边轻不可闻的叹息。他的父亲常年不在家,这种情况下连见面也很少,更是别谈能得到一个温馨关爱的拥抱。而后来他的母亲嫁了一个小混混头子继父,蛮横嚣张又恶毒,来自母亲的拥抱也渐渐少了。








如果不是Harry Hart,Eggsy可能会一直这么压抑又混沌下去。








Harry把他从警局里捞出来的时候,他还只是有点懵懂的感觉。这么西装革履的男人突然闯入你的生活,不仅帅气潇洒地一个人把十个打趴下,还有一身破坏力精准度都逆天的装备,当他对你发出邀请时,除了WOW一声开始噼里啪啦放烟花还有什么好装B的。










很快他就发现,吸引他的不仅是那些精致又危险的武器,也不仅是紧张又刺激的考验,还有Harry这个人本身。他开始有意无意地增加他们之间的接触,有时候是递一只酒杯的瞬间指尖相抵,有时候是并肩行走的路程手背相擦。








Harry受伤躺在病床上胡子渣拉那会儿,他也以为会因为可以尽情的碰触而放松。










但是男人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他只能摸摸他的脸,蹭蹭他长满脸的胡须,就算俯身靠过去也没有任何回应。所以Harry醒过来后没几天,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看着男人有模有样地在资料上研究着,走过去就把板子抽出来,Eggsy仔细端详了一下,然后将Harry的两只手平举起来,男人也不抵抗,于是他转过身靠进他怀里,又把两只手一边拿下来搭在另一边的手上。








他满意地微笑着,又后知后觉地红了脸,只好低下头像只猫一样眯了眼,假装翻阅手上的资料。






Harry把下巴抵在他的头顶,然后微微叹了口气,他听见他说:“如果这对你有好处的话,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这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梦到还只有五六岁的自己坐在地上把玩着水晶球,看着里面亮晶晶的雪花扬扬洒洒飘落。然后水晶球倒映出一个男人的脸,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带着黑框眼镜,修长的手递给他一个圆圆的金色的勋章。








他握着那个小小的勋章看了一会儿,上面还带着暖暖的温度。然后他心里涌起一阵渴望,于是也顺从了这股冲动一股脑扑了上去。被他抱着的男人像是措手不及一般僵住了,而后也放松了下来,把他搂在怀里。结果他得寸进尺地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把腿也环了上去。








这是很多年以前那个拥抱。








02






如果说得到赦免加特权有什么后果,那Eggsy会毫不犹豫告诉你,是男人总会擦枪走火。








太温暖的拥抱总是让人慵懒犯困,然后就会无意识地在怀里蹭来蹭去,等到第二天你发现自己已经被吃干抹尽,也只能伸个懒腰一瘸一拐地认命起床迎接新生活。警告:千万别揉,越揉越痛。






 不过这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他看着在厨房系着狗狗围裙分外可爱的Harry时这么想。








他打了个哈欠,伸手拉了拉两边的衣襟,试图遮住身上的吻痕。男人听见动静转过身来看他,那是他在Harry脸上看过最柔和的表情,顿时一股没羞没躁的粉红爱心就直冲上大脑开始冒泡。为了掩饰这丢脸的少女情怀,他赶忙上前两步从背后环住了Harry。








男人身上的红色浴袍还散发着和他同一种沐浴露的香味,Eggsy埋进他后背贪婪地呼吸。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这差点成了他们之间最后一个拥抱。








 




所有的事情都是在一天之内发生的,身体来得及反应神经却来不及接受。


这一天他失去了成为Kingsman的资格,而同时失去的,还有Harry Hart。他冲进那幢别墅的时候不知道自己看起来是什么样子,但是他清楚地看到了Harry眼里的失望、无奈。于是他歇斯底里,他们争吵,他对着Harry的痛处一戳再戳,露出最尖锐的獠牙威胁着嘶吼。










“那你怎么不干脆把我爸爸也做成标本!”




那团火终于燃尽了他最后一丝理智,然后随着话音落下突兀地就熄灭了。现在那双眼里又多了点责备、伤心,Harry慢慢靠近他,他不甘示弱地回瞪过去,然而他只是伸手撩了撩他有点长长的鬓角。然后他一根一根仔细地把那些发丝捋顺,服帖地夹在耳后。










“到此为止吧。”他说。








后来发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Eggsy终于还是穿上了Harry给他定制的西装。他像一个英雄一般单挑千军万马,炮火洗礼、浴血奋战,终于把世界从坏人手里拯救出来。他惊讶于自己没有流泪,但也明白那只是尚未清楚地意识到伤痛,Roxy看起来很担心他,Merlin则闷骚地旁敲侧击。








他想说自己真的没事,但是有一股迟钝但闷痛的情绪一直在撩拨他的神经。








这天他开始整理Harry留下来的东西。几瓶名贵的红酒,一些他兴致缺缺也根本看不懂的书,Kingsman的标准配备。还有卫生间里那个标本,一箩筐西装,以及那两件红色浴袍。他还没对Harry吐槽过,那个颜色看起来真的很风骚。


 




他一边收拾着,一边察觉到空气里浮动着若有若无的香味。








那香味让Eggsy的拥抱饥渴症又犯了。他努力想按捺住心中的焦虑,然而仿佛有千万蚁虫噬咬开一个缺口,那个缺口越来越大,几乎要将他吞噬,他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迷糊中他想,Harry在哪。最后他扯过那件空荡荡轻飘飘的浴袍,毫不顾忌地拥在怀里。那阵颤抖越来越强烈,他开始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渐渐下滑而后双膝跪地。








于是他意识到原来Harry对他来说,已经重要到即使死在他面前,他也能保持平静了。










有些事他可能真的做不到。


Beacuse you are a liar.








03




生活总是突发意外,生活也偶尔给你惊喜。








Eggsy开始习惯每个白天和黑夜。穿梭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或在一个空闲的午后驻足于一汪湖泊,流连在一片花园,享受拥抱阳光的片刻宁静。潜伏在浑浑噩噩的黑暗里,绷紧了神经准确而谨慎地射杀几个敌人,拆除几个炸弹,游走在杀戮和救赎的边缘。








他还是会悲伤,只是没有原来那么难过了。我们都明白,真正的悲伤不是暂时的,它将人们浸泡在里面,不过时深时浅。




唯一不变的是他还是会想Harry。有时候会很想。


 


不过生活真正美妙的地方在于虚惊一场。








这天他像往常一样出任务回来,却发现有些地方变得很奇怪。从他踏入总部开始,总有人偷偷瞄他一眼,还有的看着像是想上前同他打个招呼,但抬了抬手又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他摸不着头脑便也不去在意,一路走向Merlin办公室准备总结报告。








这时候他听见身后传来脚步声,身体像是有预感一般站在那里停了下来,任由胸腔中情绪翻腾。








他一转身,就看见那个男人在身后不远处静静地看着他。他睁大了眼睛和他对视着,Harry看起来有点虚弱,绷带绕着太阳穴一圈一圈缠在头上,没有用发胶固定的头发软软地搭在额前,身上还穿着那件灰色的西装。








Eggsy几乎是在瞬间就感到眼眶发热,辛辣的泪水不断涌上来。脑海里迅速闪过很多画面,甚至有很多或者矫情或者恶劣的话想大声骂给他听。




他怎么敢?他怎么能够?








可是他的喉咙发不出一点声音,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的身体,他想像往常一样狠狠地扑上去给男人一个结实的拥抱。但是他只是向前微微迈了一步,拼命把眼泪挤回去,接着伸出左手。








“不用了,我可以的。”然后他摇了摇头,露出一个安静又释然的笑容。








这个笑容看得Harry心里一震。他有很多想说的话,比如我早知道你穿西装也很合适,比如你看起来瘦了,比如我回来了。但正是有太多太多想说的,所以最后他只站在那里略微张开手臂空出一个怀抱。








然而他垂下眼盯着伸出来的那只手看了一会儿,也将手伸了出去。








他将手揽在男孩的后脑勺,摩挲着他柔软的头发。双手一个用力,把男孩生生抱进了怀里,Eggsy的脑袋压在他肩膀上,他慢慢捋过男孩右边的鬓角,将发丝温顺地抚过耳后,然后把脸颊贴在上面蹭了蹭,有温热的液体在肩上蔓延。






“Eggsy,你哭了。”








Eggsy用力吸了一口气,踮着脚将脑袋往男人肩膀埋得更深。他想这时候应该吻他,但是这个拥抱又用力又温暖,最后他只好舍不得般闷笑着叱了句:






“闭嘴。老混蛋。”








04






听说人每天都要说很多大大小小的谎言,据统计每人每天平均最少讲25次谎。






比如:




“如果这对你有好处的话,有需要可以随时找我。” 






有的一开始就是个谎言,有的当下真挚转身便忘,还有的是拒绝、隐瞒,和力所不能及。






或者:




“到此为止吧。”




然而是否说谎并不重要。






以及:




“不用了,我可以的。”








谁说他们必须分离,又终将腐朽。







FIN




发糖的时候理我一下 这样我才有动力继续发糖(喂






文:阿无/@阿无_渐无书


图:@炏燚-kait



评论
热度(107)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