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The tattoo of fire》-1

Drift in the sky:

  Summary:法醫人類學家Lancelot與他快樂的蘇格蘭場夥伴們


  Note:這是一篇寫著好玩的法醫文,可能有一堆Bug,請見諒。我對Kingsman的感覺是一個『大家庭』,所以我沒有給予任何的配對。我希望這些角色們能在這故事中有良好的互動,而且一起把兇手逮捕歸案!






--


  火焰竄升的速度比眨眼的動作還快。


  火舌從底部開始蔓延、爬升,彷彿這棟建築是它的宿主,它正在貪婪地享用並啃蝕建築物的每一部分:木材、磚頭、水泥、布料。


  還有人體。


  


  ※※※


  倫敦的早晨冷颼颼地,驅趕著路人趕緊鑽進建築物內部享受暖氣帶來的溫暖。走進房屋內部後,男人摘下帽子,露出光滑的頭頂。他的面部表情依舊冷漠,走廊上的年輕人見到他都尊敬地頷首,男人也禮貌地回應著。


  他步進電梯,習慣性地伸手調整眼鏡,接著按下樓層按鈕,等待機器將他送往熟悉的空間。


  穿著格紋襯衫加上馱色三件式西裝的男人正對著一群求知若渴的學生們講授完關於昆蟲與人體之間的探戈——如何從屍體中蟲卵推測死者的死亡時間,包括將溫度、濕度以及犯案現場的狀況來判斷蟲卵是在死者生前已經在其體內抑或死後才由昆蟲來產卵?前者表示死者在生前已有腐敗的身體部位——這相當值得探討,也是警探們渴求的線索之一;後者則表示死者死亡後得到了大自然賦予的禮物——分解。


  他看了一下手錶,雖然學生們欲想得知更多關於與蘇格蘭場合作的法醫學者的知識,但他與朋友相約的時間已經到了,必須跟孩子們揮手道別。


  轉身,他甫打開教室大門,意外又不大意外地瞧見朋友正繃著臉站在外頭等著他。


  


  「昨天在White City附近有火警事件。」帶著眼鏡的男人啜了口隨意在路上買來的咖啡,兩人難得邊走邊喝——難得不怎麼紳士的行為。


  「Harry呢?」揚眉,對於蘇格蘭場的明星警探沒有親自出現倒是感到意外。


  「他在趕往現場。」聳肩。


  「所以我們現在也要動身出發吧?」他忖了忖,附近最近的地鐵站是Green Park,如果是搭地鐵過去,少說也要三十分鐘。


  「我想先帶你認識新朋友。」說著,他揮了揮手,攔下一台黑頭車。


  


  ※※※


  被稱為Lancelot的法醫人類學家,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一所特殊的私人大學中擔任法醫學教授,偶爾,他會幫助蘇格蘭場的老朋友一同去看看犯罪現場,並提供些許『皮毛知識』。按照蘇格蘭場的規定——任何執法單位都一樣——Lancelot並不能隨意進入他們的解剖室跟其他法醫同仁一起工作,但有鑑於過去十多年來Lancelot協助蘇格蘭場徵破了不少令人頭疼的案件。


  在Arthur還是局長的任內,他們對於Lancelot的出現總是表示歡迎。不過,這位年長的法醫人類學家逐漸地意識到歲月不饒人這句話的真諦,他並不是不想幫忙,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在Merlin的提議之下,他們打算培訓Lancelot的接班人——當然最好是名正言順的,在蘇格蘭場的法醫們——而Lancelot也同意。只可惜這半年來,大多找來的、成績一流又名校畢業、在從事法醫訓練時都是佼佼著的人們,在陪同Harry與Merlin來到犯罪現場採集散落的骨頭、菸蒂、頭髮、布料纖維,及其他所有能被找到的一切證據時,都還能維持著一貫貴族般的優雅姿態,直到他們看到了受害者的屍體後,每一個都需要Lancelot拿著嘔吐袋拍拍他們的背,帶他們離開現場,以免污染了刑案現場。


  除了法醫之外,當然菜鳥警探們也都經歷過如此的震撼教育。


  教科書上的圖片往往都是美化過後的畫面,唯有實際踏入現場還能不動如風的人,才能揭發、逮捕做出如此殘酷暴行的加害者。


  鑑識結果是非常眾要的,因為這關係到警方將其命案歸類在哪個部份?謀殺案?自殺?意外?錯誤的判斷或者沒有找到、保管好關鍵證物,不僅賠上無辜人的性命,同時還會毀了別人的名聲與一生。


  Lancelot與老朋友在案發現場的附近下車,這讓Lancelot感到逗趣,前幾分鐘才說要去認識新朋友,結果還是等不及先衝來現場採集證物。當他下車後,看著已經滅了火的現場,心裡忍不住的想著,自己今天這套西裝可真是泡湯了。


  


  ※※※


  法醫在刑案現場所要做的第一件事,當然就是維持現場不變,接著,拿出他們的吃飯工具:相機。不能錯失任何細節,執法人員雖然也會拍攝不少照片,但法醫的角度與警探的角度不同,不能採用警探所拍攝下來的照片,否則他們可看不出任何所以然來。


  Lancelot套上鑑識科提供給他的衣服,與Merlin一起走進還熱騰騰的現場。員警們拉起黃線,不讓所有好奇的民眾接近,一來是保護民眾的安全——失火現場最為脆弱,頭頂上的木頭或者磚塊可是隨時會掉下來;二來是理所當然地保護刑案現場。


  是的,刑案現場,因為消防員發現裡頭有焦屍。


  只要聞過人體被焚燒過後的氣味,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血肉被烤成BBQ,但你絕對沒有胃口。烈焰對人體中產生了巨大的改變,在焚燒的過程中,人的四肢首先被燒掉,之後因生物力學和肌肉力量,肌肉組織的改變及伸屈,最後會呈現像拳擊手的姿勢。


  法醫學者跟著警探走近呈屍現場時,意外地發現了陌生的面孔:兩名年輕人,一男一女,看起來並沒有因為遭受可怕的現場洗禮而掩蓋了他們的活力、精力。Merlin盡責地向Lancelot介紹兩位新人,但法醫學者的注意力跟早已蹲在焦屍身邊的老朋友Harry一樣,他們都將視線落在眼前的屍體上。


  Lancelot歪頭,想看清楚死者的眼瞼部位,即便那區塊已經燒得模糊。


  


  「Merlin,你的相機借我。」法醫學者同時將視線往下滑落,查看死者皮膚上的各程度的燒傷。


  「已經全部拍攝完畢。」那位綁著馬尾充滿魅力的女孩說著。


  


  Lancelot挑眉,依舊露出禮貌性的微笑。Merlin則將相機交給法醫學者,讓他自由拍攝。


  


  「是已經身亡的受害者還是意外燒死的?」沉默的紳士詢問著法醫學者,後者按下快門,並沒有即刻回答。


  「我想聽聽新朋友的意見。」法醫學者隨口說著,同時也想藉此瞭解兩位年輕人的狀況。


  「死者的雙眼並非呈現緊閉狀態,睫毛尖端確實以被燒毀,但如果是死亡前遭遇火災,那麼應該會因為濃煙及溫度之故而緊閉雙眼,即便睫毛燒毀,睫毛根部也會因被眼皮保護而保存完好;如果死者是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而昏厥,在死者的皮膚上的屍斑會格外鮮紅——看來我們的死者並不符合此徵象。至於關鍵的呼吸道,要進解剖室才能有進一步的結果。」身後的年輕人如是說。


  


  Lancelot牽起微笑,雖然這些僅僅是普通的法醫常識,不過能站在現場——雖然看起來臉色不是那麼好,多少都有驚嚇過後的跡象,但好歹他們也堅持下來。看來此兩位新人或許有培訓的機會?法醫學者在心裡默想著。


  



评论
热度(16)
  1. 言_冬Drift in the sky 转载了此文字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