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Cinderella【EH/HE無差】

針插法:

BGM
Radiohead-Creep
Postmodern Jukebox cover


01.


他總是還沒抵達就停了下來。


邊緣磨損皮鞋跨出沾滿泥濘的黑色車身,青年悉心打理過的頭髮因剛才的混亂打鬥翹起,走動時邁出的每一步都牽動傷口。在他的身上,所有還濕潤著的血漬都已妥適地用胸前的袋巾擦拭乾淨,至於那些弄不掉的則風乾成粉末,紛紛落在他年輕的臉龐與昂貴衣料上,過一會兒又將與汗水攪和在一起。








02.


南瓜座車,雙白駿馬,玻璃舞鞋,華美的魔法早就消失殆盡。


遙遠教堂傳來的鐘聲敲響並非十二下。他低頭看錶,離當初約定好的時間已經又過了兩個小時。不出幾個小時前,他抵達某座私人豪宅時裝備著簇新皮鞋,防彈西裝,上流口音,琳瑯雙關語和眨眼即是的潛意識溝通技巧,在軟硬兼施地失敗後,取而代之以政商陰謀,大家族醜聞,宴會廳爆破,肉搏戰與生死交關。意欲保護的重要證人死於槍響,絲質手套還捧在晚禮服胸口浸滿鮮血。他避開砸落的水晶燈與私人保全,撞翻整座被下毒的香檳塔(事實上他不是故意的),最終沒有踏進絲綢被下藏有毒匕首的四柱大床(關於這個,好吧他其實猶豫了一會,但沒有讓任何人知道),並在最後一刻勉強算上全身而退。


 


他駛離宅邸,開始對著眼鏡說話,並憤而發現在暴亂中壓壞的鏡片使玻璃僅只成為玻璃。他一手拿下眼鏡直瞪著它。玻璃倒影裡,他除了自己流血的臉以外什麼也沒看見。在那瞬間,伊格西安文終於從晚宴上那個衣冠楚楚的無名紳士變回他自己。於是他嘆氣,駛入市區後靠邊停車,掏出還好好塞在胸前袋巾,擦起臉頰。直到幾分鐘後才被車上配備的電話的鈴聲嚇得跳了起來。

在接起電話以前,他幾乎就可以想見梅林在那頭冷酷的聲音,從城市的另一頭朝他直直穿來。任務完成的部分,沒完成的部分,他在心中急忙默念分類,像故事中長期遭受虐待的繼女默背著吩咐的家務,一個深呼吸後接起電話。


 


03.


狼狽的年輕紳士關上車門,於深夜裡一步一步朝肯辛頓區深巷盡頭的白色房屋行走。


夜晚的風灌進他的襯衫袖子裡,讓伊格西稍微打了哆嗦。他瞇眼看向巷子最裡端的那棟房屋,燈光早已盡滅。直到他踏上哈利的屋前石磚,雙手探進口袋摸索半天,才猛然想起自己匆忙離開晚宴會場時,將西裝外套留在現場。(不過反正會場已經被爆炸給徹底毀了。他聳聳肩。不會有人拿著他遺留下來的東西,召開全國通緝令,尋找照片中僅出現一夜的紳士。)


 


當然,哈利家的鑰匙也在裏頭。


凌晨兩點半,他開始踱步。然後停下來望著那棟沉睡中的白色房屋。門扉掩上,三兩株盆栽從二樓陽台露出。伊格西還記得第一次看到它的樣子,那時他還沒成為金士曼,聖杯騎士還沒死過一次又一次,砌磚並擁有小陽台的獨棟房屋對當時的他而言就像某座遙不可及的城堡。



但那都是多久以前的故事了。



04.


 


伊格西覺得自己今天的運氣真是背到了家。


他壓下心中想吐出粗俗字眼的衝動,打算轉頭走回車上打電話給梅林。就在這時,二樓臥室的燈亮了起來,有人打開了陽台朝外頭看。伊格西楞楞望著燈火,累積了一整晚的失敗感化為羞愧與憤怒突地洶湧而至,有那麼一瞬間他反而興起了比先前更強烈的轉身逃跑的衝動。但他的雙腳卻像生了根一樣,附著在巷間的磨石地板上。

接著一樓的燈也亮了起來。幾秒後,玄關響起開門的聲音。


 


「任務失敗了。我、我很抱歉,哈利。」
離著門口還有好幾步路,但他聽見自己焦急道歉的聲音朝著那扇開啟的門喊。套著針織衫與睡袍的人影站在門口凝視他。


「我沒有想到目標會這麼急著想破壞現場──」




「通訊斷了讓我跟梅林都很擔心。」


哈利朝伊格西走來。無視於他的道歉,只是自顧自地邊走邊說,聲音沙啞。哈利的步伐很慢但卻筆直,用以掩飾某種腿部的殘疾,一下一下,在伊格西的注視下,某些無法避免的些微歪曲逐步填入青年的視線。



當伊格西再眨眼的時候,視線已被對方整個填滿。


「我們只知道十二點後你還沒離開宴會場。快要一點的時候,我就被梅林趕了回來。」哈利對他笑了笑。
在夜色裡伊格西無法判斷對方是否中斷了睡眠,哈利的眼袋有點浮腫,但隨之溫順勾起的皺紋使他的表情看起來柔軟了些。他感覺到投來的眼神就著昏暗的光線正迅速掃過自己的五官與傷口。他抿起嘴唇,彷彿為了維持禮節般地避開對方的視線。
「雖然我從來不相信他說的那些關於哪些時期不能熬夜之類的屁話。他自己倒像從沒睡過覺。」


 


年輕的紳士注意到對方手上還抓著一件羊毛外套,和他身上淺棕色的那件款式一致。哈利肯定是從陽台看到自己連西裝外套都丟了的困窘模樣。伊格西猶疑了一下,隨即決定此刻的自己實在是太累了,因此可以暫時對此不加以解釋。



他只是小心翼翼地朝對方伸出手。
發現難得未被拒絕後,攙扶哈利讓他能好走些,而對方則將針織衫蓋到他的身上,尺寸也確實合身。




於是他們在深夜裡往巷子的最深處的小房子並肩行走。那裏曾經是城堡。伊格西睏倦地心想,現在則可能成為些別的什麼,他還不能確定。

但是可以確定的是,那裏在哈利決定朝他走來的時候,便已是燈火通明。


 


 





评论
热度(24)
  1. 言_冬針插法 转载了此文字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