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Harry/Merlin无差]五次Eggsy输给了尴尬恐惧

闻笛赋:

*如标题,一个从Eggsy视角看待两个老年人秀恩爱的小甜饼,短篇完。






1.




因特网的普及催生了很多崭新的词汇,“尴尬恐惧”是其中之一,它用来形容一种倾向,当身处令人尴尬的场景时,明明身为旁观者,却表现出比当事人更强烈的反应,用俗话说, 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Eggsy对它嗤之以鼻,他觉得这是现代人、尤其是喜欢装腔作势的上流人士玻璃心的一部分。如果你是个连固定工作都没有的街头小混混,每天混迹在乌烟瘴气的酒吧里,坏脾气的继父和不靠谱的母亲时常在家里乱搞,连警察局的看门老头都认识你,这意味着你会被迫见识各式各样的尴尬场景,而Eggsy最擅长的就是保持一张没有表情的扑克脸,把鸭舌帽檐往低压一压,双手插进运动服口袋,一声不吭地走开。




很可惜,这项堪称完美的回避技能,也和很多过去的习惯一样,止步于他的绅士课程中。




进入Kingsman训练营给Eggsy一团糟的人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部分是朝向好的方面。他有了固定的居所,保持规律的作息和饮食,再也不逃课,甚至还养了一只宠物狗,虽然同期的几个贵族小哥也会偶尔来找他的麻烦,但是和继父那群流氓朋友比起来,他们的手段简直是小儿科。




就在Eggsy以为麻烦事已经远离自己而去的时候,他却撞见了意想不到的尴尬场面。




他仍然记得,那天的课程内容是基础黑客技术,简而言之,就是利用Merlin提供的高科技软件,在网络上进行破解、盗取和窃听。一丝不苟的魔法师甚至为他的学生布置了课后作业,学员们被允许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宿舍,在可行范围内进行一次实践,并且向Merlin报告自己窃取到的成果。




Eggsy盘腿坐在宿舍的床上,插好耳机,打开黑客程序,并且在程序载入完毕之后兴奋地搓了搓手。当然,他对此抱有期待并非没有理由,因为他大胆包天地选择了Kingsman的专属通讯线路作为目标,那些线路是Merlin亲自管理的,如果能够成功黑进去,一定可以令他刮目相看,要知道从那张严厉的嘴里撬出几句好话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从智商上来看,Eggsy毫无疑问是个天才,哪怕Merlin设置防火墙的方式无比高明,但一阵连珠炮似的敲击过后,他还是如愿以偿地找到了突破口。




短暂的沉寂过后,Eggsy的耳机里浮现出模糊的声音,低沉而冷静,和滋啦滋啦的杂音掺杂在一起,不过仍然能够听出是Merlin在说话。而另一个声音则属于他的导师Harry Hart,看样子正在执行任务的途中,语气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温润而富有磁性。




阶段性胜利鼓舞了Eggsy,他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移动,又敲了几个命令,调出音频过滤模块把杂音消除,这下连对话的内容都能听清了。他像个小型犬类似的竖起了耳朵,饶有兴致地偷听起来。




“前方十米的转弯处,八点方向,有一个持枪的敌人,小心避开子弹,”这是Merlin在说话,“我可不想在今晚脱你的裤子的时候,在漂亮的大腿上看到子弹擦伤的痕迹,那太扫兴了。”




“不用担心,我已经击昏他了。”一声枪响过后,Harry回答,“不过,你刚才确实说了今晚吧。”




“别走电梯,使用右手边的紧急通道,从侧门离开大楼。”Merlin的声音依旧波澜不惊,“怎么,你有别的安排吗?”




“我看到通道口了,一分钟之内脱离。”Harry的脚步声响起,“我想不出任何理由拒绝。”




“那就说定了。”




Eggsy一把扯掉了耳机,嘴巴惊讶地张成了O型。




他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健康青年,当然能听懂刚刚那番话的含义,那是个再明显不过的、性爱意味上的邀约,他只是没想到,原来在他们的绅士特工之间也会有这种事发生,依靠性行为缓解压力什么的,如果用网络流行语来讲,应该称作……打炮?




不,令他吃惊的倒并不是Harry的性取向,毕竟Eggsy是个彻头彻尾的英国人,见过的基佬并不比直男更少。只是,Harry Hart在他的印象里和所有普通男性都不一样,举手投足堪称完美楷模、西装和雨伞仿佛是身体的一部分,恐怕连睡觉的姿势都挺拔笔直,如果还用网络流行语来作比,就是“男神”两个字的真实诠释。




这样的人也会和别人用下流话调情?对象还是那个魔鬼训练官、永远穿着老头毛衣、领口系得又高又紧的Merlin?




开什么玩笑,一定是窃听装置出了问题——这是Eggsy的第一反应,可是他很快想起了一些事,当他几次不敲门闯进Harry的房间时,碰巧出现在那里的Merlin总会面带愠色望着他,他想起Merlin请他出门时常用的措辞,“我和Harry需要一场私人谈话”,哦见鬼,Merlin当时的眼神确实颇有深意……




Eggsy手忙脚乱地退出了通讯线路,尽可能地抹去了入侵的痕迹,他可不想被Merlin发现,否则他毫不怀疑自己的成绩单上一定会多出几个大大的E,课表上也会增加无数加练场次。




他转而入侵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证券公司,写了一份中规中矩的报告,并且在第二天提交给Merlin。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Merlin看他的眼神似乎比平时更严厉了几分,而他的目光则不受控制地往Merlin衬衫领子外面裸露的皮肤上飘移。




Merlin的领口依旧扣得很平整,没有任何不同寻常之处。




拜托,Eggsy一点都不想知道昨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2.




然而那次意外只是个开端。




曾经有一个叫莱考夫的语言学家,发表过一个关于认知的结论——倘若随便找一个路人甲,让他想象任何一件事物,就除了红色的大象,这时候那个人一定会想到大象,而且一定是红色的。Eggsy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可怜的路人甲。尽管并没有刻意为之,可有些事情一旦知晓,就很难不去留意。很快,他发现了更多的证据。




第二次发现要从Merlin的习惯说起。在传统电影中,每个一流黑客都会有一些无伤大雅的怪癖,他们的魔鬼教官也不例外。Merlin喜欢使用定制品,带有独特标示的那种。他的很多日用品上都印有字母M,包括马克杯,毛巾,电容笔。后来Eggsy发现,连他总拿在手里的那台平板电脑,也被他篡改了系统,每次启动的时候,正中央的加载图案是一个外面带圈的花体M。




Harry曾经嘲笑他就像犬类动物一样标记自己的所有物,Merlin对此不以为然。这场对话发生的时候Eggsy和其他几个技术人员也在场,可除了Galahad之外,没有第二个人敢于对Merlin的怪癖发表反对意见,于是话题就到此为止了,Eggsy也几乎忘记了这件事。




直到有一次,他替Harry取刚熨好的领带,在背面的布料上,发现了一个绣得平整匀称的字母M。




如果只是个单纯的字母M,那么有可能是品牌logo什么的,但那个M和Merlin平板电脑启动画面上的一模一样,漂亮的花体,外面还带一个圈,绝对不可能属于任何现有的品牌。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服装店拿错了领带,把Merlin的拿给了他。但是他亲眼看到这条蓝色条纹的领带在Harry胸前出现过很多次,恐怕是Harry最喜欢的一款。




那一刻,Eggsy看到了一只红色的大象伸长鼻子从脑海里招摇而过,令他感到非常、非常地尴尬。




“Eggsy,你在干什么?”Harry的声音从试衣间外传出,“我们又要迟到了。”




“我来了!”




他一边回答,一边把领带折好,故意把标志盖在里面,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可是他还是听到那只红色的大象对他说——你的人生导师和魔鬼教官之间的关系,可能没有打炮那么简单。




3.




第三次尴尬发生在用餐时间。




不管训练再怎么惨无人道,kingsman的食堂始终是Eggsy非常喜欢的一部分,丰富的种类和精致的口味,比他之前用来填饱肚子的垃圾食品好上太多。除了学员之外,很多外勤归来的特工们也会选择来这里就餐,其中一次,Eggsy遇到了Harry。




Galahad坐在一张四人桌边,另外三个座位都空着,在那之前Eggsy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




在某种被俗称为“迷弟力”的未知力量的牵引下,Eggsy端着满满一碗意大利面,像个小型犬一样摇着尾巴凑了过去,在Harry身边的空位上坐下。




Harry的手中拿着一杯咖啡,面前还摆着另一杯,从杯中飘出的浓郁的香气突然令Eggsy感到一阵口渴,于是他试探地指了指:“我能喝这杯吗?”




“可以,”Harry不紧不慢地回答,“不过我不太建议,你不会喜欢它的味道的。”




可惜后半句警告来得太晚了,Eggsy已经扬起脖子灌了一口,随即理解了Harry的意思。他的确不喜欢这杯咖啡的味道,因为它实在太甜了,甜到了发腻的程度。




他花了好久才把嘴里的液体咽下去,这才转向身边人,难以置信地问:“你喜欢喝这么甜的咖啡?”




“当然不是。”




“是我的。”另一个声音介入了他们。Eggsy一脸惊讶地看着Merlin走近,把一盘蔬菜培根三明治放在桌上,然后在Harry正对面的位置上坐下来。




刚刚煎好的培根在盘中发出滋滋的声音,Merlin理所当然地接过Eggsy手里的杯子:“脑力劳动需要补充很多糖分,像你这样的小鬼还无法体会。”




Eggsy目瞪口呆地看着他把杯子举到嘴边抿了一口,然后朝向Harry挑了挑眉,发出了一个质疑的单音:“嗯?”




Eggsy完全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Harry显然理解了。“我擅自削减了半块。”他平淡地回答,“一顿晚餐两块方糖,这已经不是补充,而是摄入过量了。”




Merlin的眉头皱了起来:“拜托,别这么残忍地剥夺我的爱好。”他突然顿了一下,用缓慢的,富有暗示的方式说,“你知道,我有的是办法把它们消耗掉。”




“哦?”




两个人就这样隔着餐桌,隔着两副昂贵的绅士眼镜,意味深长地交换了一个眼神,这情景让Eggsy觉得尴尬极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临时退场显然不符合绅士的礼仪,他只能避开目光,尽可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现。




老天,下次他再也不要坐Harry旁边的位置了。




4.




Harry昏迷的那段时间,Eggsy心里也很难受。




拯救世界的喜悦也无法抵消站在医疗所时所感到的酸楚。曾经强大完美的骑士如今面色苍白地躺在病床里,头上绑着厚厚的绷带,毫无意识,只有胸口还在缓慢起伏。




Merlin和Roxy也在床边,谁也没有出声。




但Merlin是三个人当中变化最大的一个,Eggsy很快察觉,这段时间他的话比平时更少了。kingsman损失了领导者,世界则经历了一次灾难,有很多事情劳心,但这些似乎都不是Merlin消沉的理由。




Eggsy大概知道,原因就在那间看护病房里。Merlin的表现倒没有像电影那般戏剧化,每天陪在床边之类的。他只是早晚各出入一次,仔细地采集连在Harry身上的每台仪器的数据。而且Eggsy注意到,每天早上他来过之后,床头柜上的花都会换成新的。




后来,Merlin的监视屏幕又增加了一块,上面跳动的是一些看不懂的数据。




“如果你想问的是这个,”他对闯入房间的Eggsy解释说,“我给Harry做了一套建模,以便随时监控他的身体状态变化。”




“哇哦,好厉害。”




经历那次拯救世界的战斗之后,Eggsy和Merlin熟络了不少,他再也不觉得kingsman的首席魔法师有那么可怕了,于是他索性走近了一步,把手搭在Merlin的肩上,轻声说:“你很担心他对吗?”




Merlin没有马上回答。




“如果你很忙,我可以帮你换花。”




“……你注意到了?”




“市井生活中锻炼出的直觉。”Merlin低沉的声音让他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只能挠了挠头,“嘿,我只是想说,他是Harry Hart,不是什么一般人,他会好起来的。”




Merlin从椅子上转过身,沉默地把他打量了一遍,才评价道:“这是一个毫无逻辑的保证,不过谢谢你,Eggsy。”




“不用谢。”他回答。




5.




幸运的是,Eggsy毫无逻辑的保证竟然成真了,将近一个月的昏迷之后,Harry终于醒了过来。




虽然面色依旧苍白,并且带着显而易见的疲惫。但Harry还是像过去无数次伤愈时一样,修剪胡须和头发,把自己精心打理回最佳的状态。当他一身西装革履、梳着整齐的背头从病房中走出来的时候,Eggsy甚至不敢相信这个人在半天前还插着若干针管,不省人事地躺在kingsman的地下设施中。




看起来,这也是现代绅士技能的一部分。




虽然需要处理的事情堆积成山,Harry还是被允许享受康复后的短暂假期。碰巧的是,Merlin也在同一天申请了二十四小时的休假。Eggsy并不想猜测其中的深刻含义,他只想和平时一样在训练中度过这一天,忘掉那些令人尴尬的小发现。




可惜,现实没那么容易放过他。正午刚过,Roxy便拎着一份信函进来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信函来自英国政府,措辞专横无礼,内容大意是索要一份关于V-day的加密视频资料,并声称这关乎不列颠未来十年的国际关系,必须在今天之内拿到,不能耽搁。而不幸的是,那份资料只在Merlin的电脑里有一份拷贝。




Eggsy只能中断了训练,他在心里用绅士绝对不该用的粗鲁词语把该死的政治家骂个遍,仍然没能找到别的办法,最后还是拨通了Merlin的电话。




“别紧张,”Merlin听上去一如既往地淡定,好像连天塌的危机都能敲敲键盘解决似的,“我早就料到这样的情况,所以把你的生物识别信息作为私钥存进系统了,你只需要一个公钥就可以登录。”




很快,一个莫名其妙的数字被发送到了Eggsy的手机上。




Eggsy只能临时复习了一下非对称加密算法的知识,来到Merlin的办公室,在他最喜欢的办公椅上坐下来,打开那台过于复杂的电脑,硬着头皮开始了一系列尝试——Eggsy很快发现比起黑客,自己果然更享受当一个特工的感觉,至少子弹不会对你弹没完没了的警告框,还伴随着该死的咚咚声。




谢天谢地,他最终还是取到了那份视频,拯救了未来十年的英国外交官。




他一边回忆着外交官的名字,一边打算退出登录。这时,躺在桌面角落里的、一个不太寻常的东西,突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是一个文件夹,被一片预编译文件和脚本文件包围在中央,看上去实在过于朴实了,朴实到似乎不应该出现在Merlin的电脑上。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Eggsy把鼠标移动上去,触发了一次双击。




而后他看到了满屏的照片。




其实照片的总数并不多,大约只有三十张左右,但因为当中的主角都是同样的人物,依然显得非常醒目。即使在缩略图的状态下,Eggsy依然轻易地认出了其中的人,是Merlin和Harry。




文件夹里囊括了他们从年轻时起、各个时期的合照。这些照片看起来和拯救世界之类的事情毫无关系,就只是两个普通人,有些摄于明亮的室内,有些摄于司空见惯的伦敦街道,有些则摄于认不出地点的美丽风景中。并且出于电脑主人的强迫症,按照日期顺序命名整理了一遍。Eggsy一张一张地翻过去,看着照片中的两个人从意气风发的青年,成长为英俊沉稳中年,再过渡到和现在接近的样子,脸颊、眼角和额上带着难以掩盖的皱纹。




但不变的是,每张照片上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快乐。




Eggsy在空旷的办公室里愣了许久,实在不知该作何反应,最终只能默默地关上了电脑。




6.




虽然完美地通过了特工考核,但Eggsy在情感问题上的经验,最多只能达到小学生的水准。这一天结束之后,他觉得胸膛里那颗年幼的少男心已经濒临爆炸,思来想去,身边能够倾诉的对象只有一个。




“Roxy。”




“什么?”梳着马尾辫的女孩坐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从书本中抬起头。




“有件事情我想我必须对你倾诉一下,我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




接下来的十分钟,他把自己从那次窃听开始到现在的所有发现,一股脑告诉了对方。




“啊哈,”Roxy看起来一点也不意外,反倒伸出一只手指得意地摆了摆,“其实那些照片我也看到过。”




“什么?”Eggsy觉得自己大脑短路了,“真的?”




“真的,Merlin录入电脑的生物密码可不只一套。”Roxy窝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不知是不是Eggsy的错觉,她看起来似乎兴致高涨,“不过窃听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他们可真有情趣。”




Eggsy依然愣着,Roxy白了他一眼,“别像个傻子似的看着我,我早就发现了。你知道,这件事情最好玩的地方在于,他们总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但实际上……”




“但实际上早就暴露了,”Eggsy恍然大悟地接过她的话,“连我这么迟钝的人都察觉了。”




“正是如此,”Roxy耸了耸肩,“你知道,这感觉有点像……撞见自己的爸爸妈妈在做爱。”




“你说,他们每次出任务之前会吻别吗?”




“也许会,不然为什么总需要私人空间。说不定Merlin的办公室里还藏着周年戒指。”




“二十周年?还是三十周年?”




“搞不好会更久……”




……




就在两个年轻人的话题源源不断的时候,Roxy的通讯器不合时宜地响起了。听筒里传来Merlin恼人的声音:“我回来了,今天的状况怎么样,我需要一份报告。”




“就来。”Roxy朝Eggsy使了一个眼色,起身离开了房间,末了用嘴唇比划了一句话——我们下次再说。




Eggsy终于释然了,原来他不是唯一一个发现这一切的人,突然间他的尴尬都得到了缓解,随着而来的是更加旺盛的好奇心——他们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开始的,经历过怎样的波折,究竟进行到什么地步了,等等等等。




他伸了个懒腰,满意地抱起J.B.,仰面躺倒在沙发上。




此时,距离Harry和Merlin的秘密被悄悄传开,彻底成为kingsman特工们的谈资,所剩的时间已经不多。




-END-




*合照可以用TTSS里那张来脑补,把玻璃渣的部分省略掉。


*虽然kingsman里我哪个cp都可以吃,但果然夕阳红组有别样的萌感>///<,好安利真的不吃吗!

评论
热度(239)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