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Merlin/Harry无差】Little Talks

骑鹅少年:

“这次你分到的又是轻松活。” Lancelot的声音在耳机里听起来总是有种午睡后的慵懒感,Galahad笑着把酒杯端了起来。


“专心你的工作Lancelot,爆炸时我想你就没有现在这个闲情逸致来抱怨自己每次都倒数第一的手气了。”Merlin一定在抓阄上玩了猫腻,Lancelot一边忍受着第二个人质的尖叫一边麻利地取出液氮。


“是啊Lancelot,小心把手指冻掉了。”Galahad第三次把目光偏向了吧台正在与客人闲聊的服务生。


“Galahad。”Merlin忍不住出声提醒。


“我没有分心。”屏幕中心重新回到穿着条纹衬衫的男人身上,闪烁的黑板画面中一阵淡淡的烟雾升起,Merlin知道Galahad点了一只烟。


那服务生长得有点像你。Lancelot还在听着,所以Galahad并没有把话说下去。


 


Galahad和Merlin比一般的同事更要好些,这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毕竟这是Merlin接任后Kingsman迎来的第一个新成员,不管是考核阶段还是正式上岗后,Merlin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年轻的Galahad有一种责任。


你该放弃这种念头,Arthur曾经告诫他。我知道,他在日记里这样写,毕竟成为Merlin不久后就亲眼见证了上一任Galahad突然而至的死亡,我知道我应该保持什么心态。


但Harry终归是他看着一步步成为新的Galahad的,让自己也终于有了成为Merlin的实感。这真是可笑,实际上Harry比我年纪还要大上两年。Merlin写完之后照例把这页烧掉,这不属于规定,但他喜欢给自己加上一些习惯,增添一些只有自己知道的神秘感。


虽然被Galahad嘲笑过后变成了只有他们两人知道的神秘感。


 


这时候他还只会在日记中用Harry这个名字,但也算是他们区别于他人关系的一种证明。圆桌骑士中最年轻的是Galahad,而Merlin小他两年又十一个月,两个年轻人能聊的话题总是更多些,不论是对工作的牢骚还是工作之外的兴趣爱好。


在同事中有个合得来的朋友是多幸运的事。虽然这也同样属于Arthur警告的范围之内,Merlin和Galahad都没有放在心上。有时候Lancelot,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但在年纪上只排在Galahad之前,经常喜欢在任务中和Merlin打趣,提到他和Galahad不同寻常的默契。


“要是我们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Merlin就好啦,再也不用忍受你可以代替液氮的冷笑话了。”有次他搭着Merlin的肩膀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你一个人也太辛苦。”


“他没有能力就不值得拥有最伟大魔法师的称号,”Galahad突然出现,把Lancelot从Merlin身上拉了下来,“而且Merlin是为了缓解特工任务中紧张的情绪,我觉得他的笑话十分有效,既放松又不会过于松懈。注意你的绅士礼仪Lancelot。”


“天呐Galahad,要不是你的头发仍生机勃勃我简直以为你的灵魂比Arthur还要腐朽了。”Lancelot站直身子抹平衬衣上的褶皱,朝对面两个年轻人弯腰行了一个标准的问候礼,“这样行吗,骑士先生?”


Galahad简直是最令人厌恶的老派绅士典型,Lancelot离开Merlin的封闭办公室后迫不及待抓住路过的Gareth开始新一轮的抱怨。


“五分钟之内到医务室领你的药膏。”Merlin瞥了一眼Galahad袖管上的裂口,血迹早就干了,目测伤口也不是很深。他舒了一口气。


嗯。Galahad礼貌地停留了半分钟,随即安静离开Merlin的视线。在咖啡杯旁边Merlin发现了一块小小的字模,木雕的“M”,缝隙中的灰尘和被摩挲圆润的边缘,还带着温热的体温。


他的书柜里又多了一件收藏品。


 


这是Galahad的习惯。


每次出任务回来后,总会给Merlin一点小小的纪念品。特产或是稀奇的小玩意,反正是些令人意想不到的东西。谢谢你的帮助,Galahad是这样解释的。即使有时Merlin跟着别的特工亲赴任务地点,回来时也会在办公室的各个小角落里发现Galahad来过的痕迹。


Galahad是个十足的绅士,Merlin喜欢和这样的人交朋友。


谢菲尔德的银匙、圣·克劳德的Chacom烟斗、1963年的整套皇家纪念邮票、the stone roses亲笔签名的首张专辑、已决定转会巴塞罗那的莱因克尔手写的圣诞贺卡……甚至还有一瓶麦卡伦40年威士忌,天知道他是怎么带着一瓶酒从枪雨中全身而退的。Merlin不喝酒,虽然三十年后这瓶酒也在无数个暴雨之夜被一口口消耗而尽。


但那时,Merlin是不喝酒的。


“作为一名合格的绅士,你应该学会品酒。”Galahad轻声对两层楼之下正忙着摆正天线的Merlin说。


“我不是绅士,我只是偶尔需要出现在绅士身边帮他们把马喂好。”


是啊,大魔法师。Galahad差点因为自己的笑容白吃两颗枪子。


 


“我不知道这是个好消息还是坏消息。”Lancelot剪掉了第三颗炸弹的导线,偷偷擦掉额头的汗珠,Galahad的声音有一次响起。“怎么了,需要Merlin的魔法了?”


根据特工的书面知识和经验,以及Galahad个人的直觉,这个穿条纹衬衫的瘦高男人,也就是他这次的目标人物,“百分之九十五的可能,BENT。”


喔。连Merlin都发出了小声的惊呼。


“还好我们是英国人?”合格的特工可不会在同性荷尔蒙这一课上丢掉学分,加上Galahad足以算为上等的容貌,算是给完成任务找到了一条捷径。


“恭喜你,这次不用去医务室报道了。”Merlin并没有多想,工作状态,如何快速有效的完成任务并保证特工们的安全是唯一需要思考的问题。


“这可不一定,”Lancelot显然想得更多些,“加油伙计,我相信你。”


“嗯,你可以的Galahad。”显然还有人在状况外。


虽然知道Merlin看不到,Galahad还是做了一个苦笑的表情。他端起酒杯朝目标走去。


 


“别急……”Galahad的声音有着比平常更具磁性的赫兹,还有偶尔从喉咙深处冒出的喘息。一切都进行的颇为顺利,在反锁上房间门后目标显然有些迫不及待。


Merlin没想过这些。


他没想过这些情话,从Galahad口中说出仿佛是点燃了的香薰蜡烛,甜蜜地在胸腔内灼烧。他没想过这些抚摸和亲吻,发出的声响,那是Galahad的手,他不曾注意到原来这双手也有着如此大的魔力。他没想过这副表情,男人被撩逗被点燃被沉沦的表情如此生动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好在不是Galahad,Merlin这样想,但无法阻止自己去思考能让画面中这个男人受控于激素和多巴胺,能发出这样淫秽又迷人的声音,能这样温柔的接吻,能在睁眼与闭眼之间让每个沾染情欲的单词在舌尖上跳动,能做到这些的Galahad此时此刻到底是怎样一副神态。


他试图从屏幕上目标近在咫尺的瞳孔中找到答案,但八十年代,技术只给了他一个模糊的光点。


越来越重的喘息让Merlin有些不适。不是因为目标是个男人(这应该让Merlin感到意外但当时他没空注意到这点),可能更多是因为这件事必须由Galahad完成(好歹他还是被这一点吓住了)。


“听起来Galahad这次有的甜头尝了?”Lancelot的口哨声把Merlin的思绪拉了回来。


“抱歉Merlin,我需要关闭一段时间的通讯。”水流遮盖了Galahad一部分声音,让Merlin的注意力在镜子中Galahad裸露的上半身中多停留了两秒。


“你知道规定不允许单方面终止通讯。我必须保证任务在计划控制之中……并且保证你们的安全,所以你不必……”


“可我不想让你看,接下来的事。”Galahad并不是在征求Merlin的意见,属于他的那小块屏幕随着话音转入黑暗。


“小气。”Lancelot上好膛,准备做最后的破门,“来吧Merlin,我们这也到最后一步啦。”


最后一步,Merlin回忆起关于同性关系的教学内容,Lancelot的耳机只剩下细微电流声。


 


等屏幕再次亮起时,Merlin正在安排尸体的处理。


“你的袖口还沾着血Lancelot。Galahad,我希望你开口的第一句话是对组织的道歉,你要对整个任务负责,而我还要对你们每个人的性命负责。”


抱歉。他已经坐上了回程的汽车,窗外颠簸的风景在屏幕上闪烁,像他们曾抽空去看的爱情电影中一段镜头。抱歉,Galahad又说了一次,没得到Merlin的回应。似乎生气了,他把车窗摇开,车轮在砂石上碾过的噪声更加清晰。


“把窗户关上,Galahad。烟草对肺部的损伤已经够大了,你还想从粉尘里得到什么?”


还是忍不住要管的嘛。Galahad的轻笑声没躲过另外两人的耳朵。


 


Merlin好像十分气闷,Lancelot在更衣室碰见他时好心提醒。“不过你害羞什么,这大家早就要习惯的事。”


怎么能说是害羞呢。


当然不是因为害羞。


Galahad心情很好,不止是因为有一次完美地完成任务,他可还没有尝过失败的滋味。也许是因为光是想象独自生着闷气的Merlin就能让他乐不可支。


很可爱不是吗。


Lancelot没有听懂,“什么?”


想要换掉大衣的Galahad想到了什么,又把衣服重新穿上。“没什么,我先去向Merlin道歉。”


 


Merlin不在办公室,Galahad等了十分钟,确认他不是去了洗手间。又十分钟,Arthur也回复没有找过他。找人是Galahad的长项,虽然他充满自信,见到Merlin也是二十分钟之后的事了。


“你在这。”他把领口的扣子解开了一个,背上已经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Galahad记得这里,候选特工们的宿舍,他和他的狗在这呆了很长时间,直到他得到Galahad这个名字。“那时候你推门进来,我们都以为你也是候选人之一。”太过于年轻的Merlin,当然对某些人无法形成威慑力。


不过后来他们都尝到苦头了。


“别让我想起那时候的事,第一次做Merlin,犯的错不比你们少。”Merlin坐在Galahad曾经的床位上,露出少有的呆滞表情。


“这是我那时睡的地方。”


“是。我进门时,你就坐在这,抬头看我。”


“你说,‘你们好,我是Merlin。既然你们在这里就应该知道……’”


“然后就被那个个头最高的男生用笑声打断了。”


“是的,高傲的小伙子。”


两人之间出现了短暂的沉默。


“然后呢?”Merlin的头小幅度地仰着,就像以前Galahad看他那样看回当时沉默的少年。


“然后我说,‘你好,Merlin。’”


“你好,Harry。”他是那时候记住HarryHart这个名字的,然后Harry,然后Galahad,最后Harry。


“你好,Harry。”Merlin又重复了一遍。


 


默契是种很奇妙的联系。刚开始只存在于特定的范围中,比如工作上的判断,对任务的计划;后来就会拓宽到其他一些领域,比如菜单和音乐的选择。人们相信这是相处久之后后天培养出的习惯,“久而久之”,“自然而然”,总是用这样的词来搪塞。


但如果要做到“心有灵犀”,需要培养多久呢?


Galahad觉得自己今天早些时候做的一个决定可以成为此生最重要的一个决定。他从大衣内兜里抓出一把玫瑰花瓣。


“这次回来得仓促,不知道该给你带些什么好。路上有家花店,玫瑰开得分外漂亮,买下最后一小束却不方便受这一路颠簸,也怕别人看见要笑话,就把花瓣都撕下带来给你。好在及时,香味都还在呢,总好过空手回来。”最年轻的王牌特工抓着一把花瓣,有几片从指缝间漏下掉在脚边,上面还有已经变黑的折痕。


Merlin“哦”了一声,“玫瑰哪里都有漂亮的。”


Galahad笑了笑,“是啊,你喜欢,我再买别的给你。”


他们都默契地忽视了送玫瑰在两个男人之间是多么不恰当,可发生在他们俩之间时又是多么理所应当出现的事情。


我刚才还在生气的,Merlin捏了一片花瓣放在腿上。他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思考自己为什么生气,但Galahad出现后他停止了思索,现在他已经有了答案。


 


Galahad一直认定,有一句话是一定要由自己先说出口的。只要那个人出现,那么这句话一定要自己先说,这是一个绅士应有的自觉。


所以Merlin说完这句话起身朝门外走去时他愣住了。


等等。


Merlin停在门边,他没有想等什么,门锁有些难开。


“你这就走了?”


“我没要求你必须做出回应或表态,我只是告诉你一件事,然后就可以走了。”


Galahad的声音突然出现在Merlin耳边,他感觉背后的皮肤一阵战栗,无意挺直了腰板。


“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


“这次的目标和我,我只不过在他身上留了几块淤青几道伤口,你知道的,最简单快捷的情报获取方式。如果你生气的原因包括这个,我要为所造成的误解道歉。


“还有——”


直到这时Merlin才放任“难为情”这种情绪在身体中上蹿下跳,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幼稚行为被看破,还是因为Galahad最后那句与他相同的“我喜欢你”。


 -END-




感谢 @第八十八号仓库 深夜一起陪开脑洞!

评论
热度(120)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