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REPLACE(HARRY/EGGSY)短篇完

熊小咤:

蛋蛋好可爱好可爱啦!马修对电影节奏的控制好喜欢啊,但是他的脑洞实在是没吃药一样(褒义)


作为傻白甜爱好者我还盼着蛋蛋独闯虎穴的时候,哈利叔叔会突然吐便当来帮忙……是我想太多了`・(エ)・´




【KINGSMAN】REPLACE(HARRY/EGGSY)短篇完




  Eggsy正在更衣室里着装。扣好袖扣,披上高档合身的西装,系上领带,再整理袖口,戴上眼镜,取下雨伞挂在手臂上。所有的这些已经这么熟练。现在他是一名一本正经的绅士,旁人几乎很难想象进入更衣室之前他那个痞痞的小年轻模样。


  Roxy,哦,现在该称她为LANCELOT,不过随便好了。他的好战友Roxy,每次碰上他换衣服出来总是忍不住笑,问他更衣室里面是不是藏着个仙女教母帮他变装。


  什么鬼?Eggsy说,自己又不是灰姑娘。


  而且,就算有什么仙女教母……自己的仙女教母也是个男人啊。


  Eggsy透过眼镜观察映在镜子上的身影,身形挺拔,淡定优雅,彬彬有礼……越看就越和记忆里某个男人的身影重叠起来。


  “……你好,Harry。”Eggsy话一出口自己都呆住了,再仔细看镜中的自己,却是笑得那般温暖开心。低头避开镜子中自己直勾勾的眼神,低头看着自己的皮鞋。想起那位仙女教父,想起他第一次带着自己去定做西装教给自己的事情。


  ——真酷。炸弹打火机,藏小刀的皮鞋……以及Harry。Eggsy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几次,像是涌出一股热流,每念一次就有一股新的力量加入其中,让自己的心脏更加强大。不过,这么惦记着一个男人真的是古怪极了。于是嘴巴咧得更开,取笑起自己来。


  Eggsy再次通过镜子打量自己。


  和他真是越来越像了,嗯,再高个十几公分——最好都加在腿上——和他就更像了。


  耳边传来Merlin的声音,“Eggsy,时间到了,你准备好了吗?”


  “一切就绪。”


  今天的任务结束,就可以见到那个人了。


  得到那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已经在三个月前了。当时,Merlin认为Arthur的继任人选没这么快能决定下来,于是就跳开Arthur这一步,直接向上头提交了正式的文书,申请让Eggsy替任Harry成为下一任Galahad。但是这个申请被驳回了。


  Merlin看到信件的时候相当意外,唠唠叨叨吐槽了一通——虽然Eggsy是个笨蛋,容易上当,特工测试也没有全过,表现也称不上优秀,老做些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即使这样,也不能就这样拒绝申请啊。


  Eggsy不知道他到底是要夸自己还是要损自己,总之别说了,指了指随函文件让他先看。文件上别着中情六的标识,Merlin看着文件一会儿开心一会儿忧心,过了一会儿把文件递给了Eggsy。


  “Galahad还活着。”


  “什么!”Eggsy马上伸手把文件抢了过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被拒是因为这个原因。这比让他成为Galahad还要开心一百倍,简直开心得要爆炸了。


  “不过他的情况不是十分好,毕竟子弹打在头上了。现在人在国外疗养着。”


  一方面是Valentine的枪法确实不怎么样,另一方面只能说是Galahad运气好了。子弹打在左右脑交接处,偏一点的话救回来也是要落下毛病的;失血也不算多,当时只是被轰晕了而已。Arthur派人去善后的时候就发现了,但他没有上报而是瞒了下来。恐怕也是怕Galahad知道得太多影响自己接下来的计划,至于没有赶尽杀绝这一点,有可能是因为多年的同事情谊。


  上面还说了很遗憾没有通过申请,但是希望Gary Eggsy Unwi先生可以继续为我们服务。目前可以作为代理特工,日后会有更好的安排。


  Eggsy激动得抱着Merlin,亲了他的光头两下。在控制室里高举双手欢呼着跑了两圈,又接连打了几个跟斗(完全忘记自己身上还穿着全套的三件套西装),跑到门外找自己守在门外的小狗又是亲个不停。在基地跑了好几圈终于逮到Roxy……好吧,希望我们的Lancelot不是太介意自己的同事冲过来亲吻自己的头发之前和狗狗舌吻过。


  Kingsman没有了身为最高指挥Arthur的统筹,忙乱得不得了,为了重回正轨,Kingsman的每一位成员都为之努力不已。Eggsy现在还是编制外学员的身份,但是作为代理Galahad每天都忙得要命,申请了好几次去看望Harry都被驳回了。离Harry最近的一次,是到他所在的国家出任务,预计有时间可以绕道Harry那家疗养院。但是中途横生变故。Eggsy气得要命,解决事情的当晚,写了一封满是脏话骂任务对象的邮件给Harry。Harry只回了他一句话,服从指示。Eggsy有很多很多话要跟他说,可是又怕打扰到他休息,只好闷闷不乐地被一起行动的前辈推上了飞机。


  今天的任务,老实说,有点难缠,不过Eggsy还是手脚麻利地解决掉了,以一种比Harry或者Merlin所教授的更粗暴的方式。也许不是那么绅士,但Eggsy不在乎。


  回家换了衣服,把自己的运动夹克套上,亲了亲自己妹妹的脸颊,和在厨房妈妈打了个招呼,抱起自己的小狗狗,向着Harry的宅子奔过去。


  家里看不到Dean,妈妈终于决定和那个老混蛋离婚了,真好。如果能快点和那个人碰上面就更好了。


  Eggsy在狭窄的人行道上跑得飞快。小狗被他抱在怀里一颠一颠的,不太满意地哼了一声。


  


  


  Harry不想太张扬,这次回伦敦是搭乘普通的民航客机。安排行程的时候,他和Merlin进行了视像通话,Eggsy的脸挤在屏幕的上方,觉得Merlin挡到自己的时候就从右边换到左边,再从左边换到右边。


  “让Merlin开私人飞机去接你就好了啊!”


  Merlin回过头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后者于是只好闭嘴。


  Harry看着他微微笑着。


  通话快结束的时候,Eggsy把Merlin挤开霸占了整个屏幕,“Harry,你一定要快点回来,我等着你。”


  “很期待与你会面。”


  关掉屏幕,过了好久好久,Harry摸摸自己的脸,依然在笑。“他在身边的话,说不定会痊愈得更快吧。”


  Harry一下飞机就收到Merlin的留言。“Harry,我们的小绅士已经在你屋外等着你了。”抬起手腕看时间,皱了皱眉头——事实上,飞机并没有晚点,甚至是提早到达了。


  “心急的小家伙。”Harry估计了一下从机场回去的时间,给Eggsy留了条消息让他再等一会。


  Harry在计程车上用平板电脑打开了自己家门前的监控摄像头的画面,马上就看到Eggsy的身影,正向着巷口走去,走到一半的时候折了回来,然后在门前的阶级处又奔又跳。他的小狗对于主人的举动显得不知所措,担心地跟在他身后,不时碰碰他,试图安抚他。每当小狗碰到自己,Eggsy也弯下身摸它一把。踱了一阵,Eggsy抱起狗狗走出了巷子。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大包薯条和一大杯汽水,小狗被夹在了腋下。


  一个大男孩和一只小狗,可爱又可笑。


  计程车开进家门前巷子的时候,Eggsy的薯条还没吃完,看到有车开进来马上就站了起来。车一停好,就过来帮忙拿行李。


  Harry看着Eggsy手上的薯条,沉默了一阵。


  Eggsy问他怎么了。


  “没事。Bon Appetite”Harry真的不想再提那次与Valentine会面,被以薯条汉堡招待的事情了。“等一下到书房来,我把大门的密码告诉你,下次就不要在外面傻等了,到屋里面等。”


  Eggsy很开心,笑得像个孩子一样。他挠了挠脑袋,不太好意思地说,“但是在门外,你回来我就可以马上知道。”


  Harry真的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拍了拍Eggsy脑袋进了屋。没听到身后有动静,回头去看,Eggsy红着眼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Harry回过身走到Eggsy身前,伸手轻轻触碰他的脸颊,手指摩挲他发红的眼角。


  Eggsy好不容易忍下来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举起手臂一把擦掉还没有溢出的泪水,推开Harry举在身前的手,伸手用力抱住他。


  Harry纵容又无奈地摇着头,举起手中的长雨伞勾着门把手把门关上。


  “欢迎回来。”


  “谢谢,再次见到你真好。”Harry把脸埋在Eggsy的头发里,轻轻嗅着。这个家真暖啊,比以往每一年冬天都要暖。


  过了好一阵,Eggsy平静下来,看着Harry哈哈哈哈傻笑了一阵才放开怀抱。提起刚刚放下的行李,“我来帮你收拾东西。”


  “收拾先等一会,肚子饿了吧,我来做饭。”两人都听到Eggsy肚子的响声了,正感动着呢这么来了一下,他自己也觉得实在太搞笑,刚刚才会笑得停不下来。


  “我来帮忙。”


  “你还记得我教你的餐桌礼仪吗?”


  “当然记得了,不要小瞧人!不过……在你面前可不可以不用那一套啊?”


  “可以是可以……”Harry含着笑不再往下说。


  


  Arthur曾经问Galahad是不是同情这个男孩。同情,这个词真失礼,曾经这么认为的自己也很失礼。对于所有努力活着的人来说都很失礼。


  他的天分,他的成长,Harry都看在眼里。他值得的并不是同情,而是对于他的努力和能力的承认和肯定,以及一位有担当的男性所应得的尊重。


  虽然大家都在努力,但恐怕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回复到芯片事件之前。自己呢,在找到Eggsy之前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呢,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情却回忆不起来了。


  学员训练时候的自己?——太久远不记得了,不过Eggsy傻傻地抱着不听话小狗完成任务的录像,Merlin每放出来播的时候头都摇得像搅拌机,那样的画面,真的好好笑。


  出任务时候的自己?——把小家伙从铁轨机关上解下来的时候算任务吗?


  真的想不起来了。Kingsman的称号可以有人接替有人继承,但这样的感情,这样的回忆一定没有办法吧。


  ——我不是同情他,我是喜欢他。


  






  因为你已是无可替代。


  


  FIN



评论
热度(66)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