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心理疾病的发生与克服

暮·存文:

配对:E/H暗示,二者无差


 


声明:我当然不拥有他们;如果他们属于我的话我怎么舍得捅刀(。


 


《心理疾病的发生与克服》


 


 


Galahad,本名Gary "Eggsy" Unwin,毫无疑问,是Kingsman这个特务机关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的新生代特工中的佼佼者。




***




虽然他出身并不如早期的Kingsman的大多数成员一样来自上层社会甚至贵族阶层,但是他的战绩足以让任何怀疑者闭嘴。况且,早期(据说可以上溯至其受训时期)他虽然谈吐举止还带有某种街头调调,混合着可爱却蹩脚的某种令人疑惑的刻意模仿之感(虽然不知道其模仿对象是谁,但是那时还尚且年轻的Galahad显然有点用力过度),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者说随着他所完成的任务的增多),他愈发自如,愈发游刃有余,虽然丝毫不见任何高高在上的故作姿态,但与其说他是神秘而高贵的骑士,倒不如说他是忠实而纯洁的特工。这个特质既让人不禁联想到Galahad这个来源古老的代号所暗示的一切[1],又让人感慨新时代与其说是消抹了贵族,毋宁说是消抹了阶层。


然而,当Kingsman引进大数据分析技术,全面分析过在任所有Kingsman的技战术以及个人战斗录影——感谢眼镜讯号那端一样要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技术官——的时候,Merlin却发现Galahad似乎有个特点,或者说,别扭而固执的行动习惯。


 


——从未使用武器对对手的头部进行过攻击。一次都没有。




当十二个剪影带着所代表的十二位Kingsman的致命性攻击hotspot区域图[2]依次展现在Merlin面前那若干块显示屏中的一块上,我们可以和Merlin一样清楚地看出,与其他十一位同僚在头、颈椎、心脏以及四肢主要关节的脉搏点几乎是同等强度绽放的冷酷血红不同,代表Galahad致命性攻击中死去的上百(真的有上百了,智能分析中已经剔除了行动计划目标以及重要敌方有生力量以外的重要性不强敌方有生力量杀伤)对手的剪影,头颅部位是一片黯淡的灰黑。


而如果我们透过Merlin的视线,注视着正对着他的那块屏幕上的正在进行某个潜伏狙击任务的Galahad,我们将会欣赏到一个可以作为狙击手神话的案例。




此时的Galahad已经在德班一个闷热的阁楼上蹲伏了十二天,等待一个Kingsman情报分析之后确认为应该为非洲几万儿童死亡的人道主义灾难级别的多重新型病毒感染负责的富豪及医生——他建立在巴西的药厂是病毒药物研发中的爆炸般上升的新星,而这一切都来源于其他研发机构使用鸡胚培养和测试病毒,在他设在某国境外“飞地”从而因为砸下重金享有几乎独立王国的特权的实验室中,使用的是人类。


目标偶尔会在被他手下类似黑奴贩卖一样拐卖来的儿童中挑出几个惹他喜爱的孩子,在迈向为“科学”献身的横跨太平洋的旅途的起点,德班港,闲逛一下,而后让助手及保镖带走孩子,自己在剩余的保镖的暗中保护下登上自己的游轮离港。除此之外目标可以称得上普罗大众通常所猜想的“科学狂人”的标准范本,深居简出,而饮食等又极为谨慎。由于目标财力雄厚,信念执着,而根据情报,目标即将启动一次大规模的实验,如果实验开始,将有约十万贩卖自“黑非洲”以及拉丁美洲的人体实验品死于他的实验。


权衡之下,Kingsman只好采取了其实既不光明也不酷炫的紧急方法,暗中狙杀。


随着目标出现,Galahad扣动了扳机。


目标应声倒地,身下的血流汇成血泊,人群惊叫四散。而如果我们可以像卫星一样调整拍照精度,拉近到目标的身上,我们会发现,Galahad在三秒内连续扣下两次扳机,第一颗子弹从背后斜着击中目标的心脏,同时狙击子弹巨大的冲力使得目标的身体偏转到面向狙击点的方向,此时第二颗子弹从身体正面再次穿透心脏区域。Redundant hit[3].


可以让第一颗子弹不仅起到杀伤作用同时为第二枪创造条件,无视后坐力与枪身震动带来的矫正偏差也可以让第二颗子弹如预想般正中心脏,Galahad果然是当之无愧的王牌。Merlin舒了一口气。


但是,他为什么不直接瞄准目标头部呢?Merlin在Galahad任务结束之后返回总部进行休整和例行评估的时候,并没有开口问出这个问题。




***




Galahad这个习惯是在一次同时掺和进了CIA和军情六处的“擦屁股”行动——在视讯中对于情报以及行动过程中的混乱Merlin用光了所有他所知的莎翁笔下的骂人词汇而Galahad用光了所有他知道的伦敦破烂小巷中的咒骂方式,前者还挺惊讶于后者的丰富程度的——中打破的。




实际情况和预先的方案背离十万八千里,在美国死亡谷的一个玛雅祭殿前面,Galahad反而先于CIA和军情六处任何一方找到了目标。目标是个在英国接受教育却曾经被招募进入美国情报机构、到最后却被两边发现此人不仅是周旋于两方的双面间谍,更是伊斯兰极端组织的重要人物,而他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他手握两处极端组织制造的核弹的发射密钥。


——操他妈的二十一世纪,操他妈的多元文化与信仰碰撞。Merlin和Galahad默默地把看完任务资料夹之后的第一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幸好你们只要求忠诚,和他妈的能狠得下心对狗开枪。”


“重复一次,虽然CIA和MI6都态度模糊表示希望尽最大可能留下活的,但是我们的首要原则是保护Kingsman的重要财产。”Merlin直接无视了Galahad的吐槽,表示对Kingsman来说,狗显然不在“重要财产”之列,JB再萌也不算。


然后,Galahad面对的优雅英伦男人掏出了枪指着Galahad的头,与此同时,Galahad也迅速掏出枪。


Merlin手边的咖啡杯落地的碎裂声和枪声同时响起。




“妈蛋啊Merlin你们武器研究部的人下次改进眼镜的防御性喷射装置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味道啊???我知道那个鬼粉末可以充分有效让对方手枪的撞针卡死但是真的他妈的超难闻好么。”


Merlin的面前,或者说Galahad的视野前出现了Galahad的手。上面还有残留的碎骨头、血液和脑浆。


Galahad抽出手帕擦干净了手。


通话器里陷入沉默。




——那是Merlin第一次看到Galahad把手枪对准目标的头,也是第一次、唯一一次、最后一次看到Galahad在把手枪对准对方的头之前停顿的一秒。




***




Galahad,Gary "Eggsy" Unwin,毋庸置疑是Kingsman特工中的,无懈可击的王牌特工。




-----------------


注释:


[1] 圆桌武士中,Galahad被称为“最纯洁的骑士”


[2] 热点图,其实就是把曾经被Kingsman们攻击过的敌人的致死部分的分布汇总出来,用以分析他们的个人战术习惯。


[3] “冗余攻击”,这个词组是我造的,因为这个“疯狂科学家”是搞病毒筛选的之类的东西,遗传筛选制造突变有时会用hit,而筛选一般为了保证全面性一般都是程度冗余的,也就是redundant,双关语暗示Eggsy用两枪击中他,以及这个目标的职业。(好吧单纯就是因为作者自己的职业病和恶趣味((((




===================


THE END






作者注:


……本来是个小段子居然莫名其妙就填成文了我去……


捅刀小段子楼要改天写多些再放了。



评论
热度(25)
  1. 言_冬暮·存文 转载了此文字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