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授翻】[Kingsman]When I Dream I'm Alone with You

深海森林: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561131


原作者:PencilMonkey


翻译授权:




弃权声明:文章属于本文原作者,我只负责翻译。


配对:Merlin/Harry Hart


分级:G


简介:伞枪一直是Harry钟爱的武器。


作者注:如果你知道这题目是哪里来的话我很不好意思……


译者注: 算是有剧透,慎入。





When I Dream I'm Alone with You




Merlin叹气,他很想知道Eggsy是怎么做到每次都能找到毁掉伞枪的新方法的。他有三把需要修理:伞面上有洞的那把很是简单;另一把的伞柄变形了;还有一把彻底面目全非。有时候他会觉得,唯有Harry才知道怎么正确使用这把武器。




他先从那把有洞的开始修理。这件武器在一定程度上的确是防弹的:它能挡住任何手枪发射出的子弹,但在面对口径更高的武器时,你需要做得比仅仅是躲在伞面之后更多。自从V-Day之后Merlin就想将伞的面料升级,却被其他更重要的问题缠得分身乏术。所以现在,他只更换了伞面。在测试过所有功能可以正常运作之后,他把修好的黑伞放回了武器架,转向剩下的两把。




Eggsy在移动中的火车顶上和人搏斗时把伞扔了。它掉在两节车厢之间。火车在尖厉的刹车声中猛地停下来,车厢由于惯性撞在一起。卡在中间的这把倒霉东西因为承受不住冲击力变成了折叠伞。


Merlin摘下眼镜按了按眼睛。这做法太胡闹了只有Eggsy才做得出来。伞轴是军需官*用他所能找到的最结实的金属制成的,但那个小子仍然成功的做到了不可能。他把第二把伞放到一边:因为他需要从其他部门订制所需的材料。




Merlin的叹息在实验室里回荡,他面前只剩下第三把伞残缺不全的骨架。伞轴已经成为一截焦炭,伞面和伞骨在熔化之后合为一体,伞把干脆不见了。


Eggsy去执行一项从黑手党老大那里窃取几份文件的任务。不幸的是目标的女儿发现了他并且通知了她老爸,想要轻易离开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因为某种理由在地下室里建了一间暖房,还没来得及测试过。一个送上门来年轻的间谍简直是天赐的不二人选。Eggsy把伞插进了控制板,为自己赢得了出逃的时间。他去拿目标文件的时候留下了它。而Merlin并不需要知道他为什么又在事后不怕麻烦的把伞带了回来。伞枪已经损坏得支离破碎,制作一把新的都要比修好它简单得多。




不过对于年轻的间谍想要将用过的每把伞都带回来的原因倒是并不难推测。毋庸置疑它曾经是Harry的爱用武器。从踏入那间西装店起,Eggsy就一直想要成为那个人的骄傲。那一天他们在飞机上,Merlin早已知道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伞枪。这就像是仍和Harry在一起。如果非要说的话,是一种纪念Harry的方式。




Merlin在敲击键盘的间隙里听见门的开合。他想要充分利用伞枪的界面,也许可以添加些新功能。他不动如山地坐在屏幕之前,只有按键时那一瞬的迟疑泄露了他的在意。他知道在门边的那个人是谁。




“你家的小鬼真能折腾。”Merlin打破沉默。


Harry没理他,径自走向了武器架,上面放着几把枪和其他顺手的武器。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牛津鞋在水泥地上敲出脆响。特工研究起了放在工作台上的一些零件,他完全不知道那些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用好奇的眼神打量它们。他摸摸这个,敲敲那个,猜想它们的作用。Merlin宠溺地微笑起来,不用看也知道。Harry似乎总是自然而然地被伞枪所吸引。




“你知道,亲爱的Merlin,”Harry过了一会开口说道,“这些是你最非凡的创造,它们的功用无与伦比。”他拿起其中一把在空中挥舞了一下。


“别伤到你自己。”


Harry只是轻轻地笑了。他选了一个自己喜欢的设定,手柄发出“嘀”的一声,接着整把伞猛地撑开,零件跟着四散开去。


Merlin偏过头,在他眼中Harry看起来像个小孩子,注视地上散落的电子元件,伞枪被合起来藏在身后。军需官走过去捡起那些元件。


“喂,我警告过你了,”他略带责怪地说,“你很幸运,这些并不是非常重要。”


Kingsman看起来几乎是温顺的,“对不起,”他说,“让我补偿你,请你喝酒怎么样?”


“我其实是非常乐意的,”Merlin直起身来,“但我现在很多工作要做。”他看看Harry,“下一次吧。”


“既然如此,”Harry遗憾地叹息道,“你看起来总是很忙,我们都没什么机会在工作之外见面了。”他望着自己手中的伞。


Merlin缓缓地拿过那把伞,指尖擦过Harry的手。Harry毫不挣扎地任Merlin拿走了它,小心地放回了架子上。


特工一下子凑了过来,手贴在他的胳膊上。Merlin透过自己的眼镜望进Harry的眼睛。他戴着眼镜是因为他需要它才能看清楚。他的嘴唇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在Harry环住他的腰的同时搂住Harry的脖子。他们亲吻了彼此。




“我们老了。”Merlin仔细观察Harry染上灰白的棕发,手指在对方发间摩挲。


Harry做了个让Merlin大笑的鬼脸,“我可不觉得我老了。”他微笑道,“你现在看起来不是特别忙了,我可以请你喝酒了吗?”


Merlin笑意不减,“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他带着一脸得意洋洋的傻笑又一次亲吻了他的爱人。




他们又站了一会,懒洋洋的亲吻彼此。Merlin的背靠在显示屏上,他们一直吻着直到他感觉到有温暖的液体缓缓划过脸颊。军需官哽咽起来,两个人仍旧依偎在一起。Harry平静地注视着他低声哭泣。


“天啊,Harry,”Merlin哽咽着说,“我非常想你念你。”他看得见面前Harry温和的表情,看得见他满溢温暖的眼睛。


Harry微笑地望着他。




Merlin在听见开门声的时候飞快地抹了抹眼睛,没有面对来找他的人。


“Merlin?”是Eggsy疑惑的声音。


“我在,什么事?”他说,转向年轻人的动作几乎是唐突的。


Eggsy有一会没出声,似乎是在思考应不应该问问发生了什么。


“他们在找你。”他最后说。


“我一会就去,Galahad。”Merlin说。Eggsy沉思了片刻,像是在猜测他在梅林眼中看见了什么。


然后他点点头,离开的时候没有关门。




Merlin长叹一声。他掏出自己模糊的眼镜,努力擦了擦。在迈步之前他深呼吸了几次,在走到门前Merlin回过头。




此处遍寻不到Harry的踪迹。




Fin





作者注:


我在看《轻轻摇晃》的时候泪流满面,正擦眼泪的时候忽然灵光一闪。珍和理查德不断回忆他们和凯在一起度过的最后一天,而这些画面让人心脏紧缩。我只是想给这俩人一些温馨生活,旧日时光。





译注:



  • 军需官:原文是Technician。我想了好久也没找到合适的词,就……如果有合适的词我会换上的!


  • 《轻轻摇晃》是Ben Whishaw和少年包青天他妈妈(喂)主演的片子。


  • 我觉得自己已经不会讲中文啦,英文也不能讲啦。啊,悲伤。






评论
热度(93)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