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Eggsy/Harry] 吻痕之證

M.貓子:

◎《死亡所教之事》的番外,請看過主文再閱讀

◎配對是EH

◎本文所提到的內容有一部份在不公開的H番外


印量調查(google表單,部分地區可能無法開啟),本子預定五月台灣GJ歐美only出,因為最近本子實在很難寄過岸的關係(香港應該還可以),目前暫無開淘寶之類的打算。




要成為一名金士曼特務必須具備很多種能力,諸如近身肉搏、武器使用、一定程度的駭客能力、開鎖技能、冷讀術、跳傘……一一列出可能需要四五張表格。

如果問蘿西,這些能力中她認為最重要的一項是哪項?她會回答:「是觀察力。」 

一名特務如果沒有優於常人的觀察力,那麼他將無法挖掘情報,也不能在與敵人對峙時搶得先機,還有可能因為誤判情勢而害死自己與同伴。

總之,觀察力是特務的基礎,至少蘿西個人是這麼認為。

而蘿西做為一個看重且也時時鍛鍊自身觀察力的特務,會一眼就發現距離自己兩個座位的頂頭上司的脖子上,多了一個不該有的色塊也是理所當然的。

「……那這部分就依高文的意見,不直接介入,但提供我方情報給美國中情局。」 

蘿西的上司──現任『亞瑟』哈利對著斜對面的立體投影說話,他一如往常維持完美的儀態,棕髮在額上拉出優美的弧線,雙排扣西裝平整不見皺褶,藍底紅紋的領帶鬆緊適中。

而這一切讓哈利頸子左側的微腫的紅印更明顯,尤其是當印子位於白領的上緣,和雪白的布料形成鮮豔的對比時。

蘿西不是唯一發現可疑紅腫的人,坐在她左手邊的高文也是,這位資深騎士一以投影之姿現身,就馬上睜大雙眼,接著低下頭鬆一口氣。

再過去的帕西弗也是,蘿西敏銳的發現自己缺乏表情的推薦人愣了一會,然後偷偷笑了笑;而崔斯特與新上任的貝德維爾則是僵住,不時轉頭偷瞄哈利;坐在桌子最末端的梅林雖然不動如山,可是鬼才相信他會漏看哈利脖子上的東西。

至於在蘿西正前方的伊格西,她的好朋友笑容燦爛到足以與太陽媲美,而且每轉頭看一次哈利脖子上的紅印,亮度就增加一分。

蘿西知道與她同桌的人在想什麼,更知道上司脖子上的嫣紅之印來自何處──伊格西你再不把嘴閉起來,口水就要滴出來了。

沒錯,在金士曼首席的頸動脈附近種下紅印的人,是這張桌子上最年輕的騎士,這蘿西不用問就知道,畢竟她可是比雙方當事人早察覺到這兩人對彼此有意思。

蘿西在與伊格西共同受訓約兩禮拜後,就發現這位對權貴、上級毫不客氣的頑固小子,獨獨對自己的推薦人讚譽有加。

伊格西在閒聊時,會無視『不得透漏推薦人』的規矩提起對方;而他在訓練受挫時,也會唸著對方的名字當激勵;且在被查理惹怒時,更會搬出對方說『和哈利相比,查理那混蛋根本連根毛都不是』。

蘿西原以為這是普通的仰慕,因為伊格西在進入金士曼前,周圍盡是不可靠的爛人,不過當她偶然發現與好友定期通電話的不是女友而是哈利之後,就立刻眉頭一皺發覺兩人不單純。

伊格西沒有照鏡子講電話的習慣,所以他完全沒發現自己和哈利通話時,臉上洋溢著多麼濃厚的喜悅,更沒聽出自己的聲音有多雀躍,彷彿和主人玩耍的小狗,或是和久別戀人重逢的小夥子。

不過蘿西雖然懷疑,卻沒有確定伊格西和哈利有特殊情愫,讓她確定的是約半年後,於總部外的草皮上瞧見的場景。

當時她、伊格西和其他訓練生剛揹著槍牽著狗結束長跑訓練,每個人都累得癱坐在石階上,除了發呆外什麼事都不想也無力去做。

蘿西也一樣,她弓著身體大口大口喘氣,眼角餘光瞄到左手邊的伊格西忽然站起來,反射動作轉頭朝朋友的方向看,瞧見前一秒還半死不活的友人,正以輕快地步伐奔向草地另一端的人影。

起初,蘿西沒認出人影是哈利,不過當她看到伊格西繞著那名西裝筆挺的紳士,一下子作手勢一下子大笑搖頭時,她猛然意識到那就是好友每晚熱線的對象。

兩人一面交談一面往回走,當他們經過坐滿訓練生的階梯時,沒有一人轉頭與其他人打招呼,完全深陷兩人世界中。

蘿西目送伊格西與哈利走遠,她的女性直覺告訴自己──這兩人是一對。

蘿西這麼早就發現這個事實,所以在她聽伊格西說起兩人在夜店中發生的爭執時,她一點也不驚訝;

這些事早就該發生,不是嗎?

「還有其他事項要報告嗎?」

哈利環顧在場與不在場的特務,在得到眾人一致的沉默回應後,點下頭宣佈散會。

蘿西抱起桌上的公文夾,起身離開會議室,她聽見背後有腳步聲逼近,回頭一看,瞧見伊格西揮著手追上來。

「呦,蘿西!」

伊格西笑著跑到蘿西面前,看看左右確定無人靠近後,前傾身子靠近對方道:「我得謝謝你,你替我選布料和剪裁的那件三件式西裝,穿起來效果很好。」

「不客氣。哈利很喜歡?」

「他說很適合……妳知道我穿去見哈利?」伊格西眨眨眼問。

「我怎麼會不知道?」

蘿西反問,指指自己的脖子低聲道:「你留下的痕跡,大家都看見了。」

伊格西的臉色微微轉紅,露出混雜驕傲和不好意思的笑道:「真的?我還以為那挺……隱密的。」

蘿西搖頭道:「一點也不,你們嚇到不少人。我很意外哈利容許你這麼做,他真的是把你寵上天了,你就不能挑個低調一點的方式宣示主權嗎?」

「等等,妳誤會我了,我在哈利身上留了不少痕跡,但是那一個不能算在我頭上。」 

「不算你頭上要算誰頭上?路過的大蚊子?」

「那個是……」

伊格西聽到背後傳來細微的交談聲,趕緊抓住蘿西手臂往前走,拐過兩個彎進入無人的會議室。

蘿西看伊格西轉身慎重的關門上鎖,皺皺眉不解的問:「你接下來要說的話,有那麼骯髒齷齪、不堪入耳嗎?」

「不是不堪入耳,是……」

伊格西停頓了好一會,才找出適合的用語道:「是很私密,所以我不想被你以外的人聽到。」

「感謝你的信賴。所以到底是哪隻蚊子咬了我們的王?」蘿西靠在辦公桌的桌邊問。

「我。」伊格西舉手回答。

「……」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我不是在耍你,那個吻痕是我留的沒錯,但是提議的人是哈利。」

伊格西見蘿西臉上的不信任變得更濃厚,趕緊揮著手強調:「真的!我以我的人格、存款、JB和所有球鞋發誓,我沒有說謊。」

「願聞其詳。」蘿西抬起右手比出『請』的手勢。

伊格西張開嘴,思索片刻後才出聲道:「妳知道我和哈利前天都放假吧?」

「當然知道。」

「之前我回來時,哈利約我吃晚餐,但是因為我的腿傷和一卡車恐怖份子的緣故,這頓飯局一直拖延到前天才成行。」

伊格西勾起嘴角,回想著當晚的甜蜜記憶:「我們約在哈利家裡,他親自下廚,這頓飯是我吃過最好吃,不過也最煎熬的一頓飯,因為哈利一直……」

「伊格西,說重點。」

「抱歉。」

伊格西乾咳一聲道:「我和哈利吃了一頓挺長但也挺愉快的晚餐,用完餐後,我們上床了。老天啊,妳沒辦法想像哈利在床上有多性感,他穿著那件紅色睡袍──就只有睡袍,坐在我的……」

「伊、格、西。」蘿西低聲警告,以眼神傳達『你再說下去我就一槍斃了你』的意念。 

「對不起、對不起,我會精簡、不離題的說。」

伊格西舉起雙手發誓,清清嗓子繼續說下去:「我們做了……我想應該有三次吧,做完後我扶哈利去浴室清理身體,清完後我們一起擠在浴缸裡,面對面、腳靠著腳,在水面下玩對方的手指。」

「然後?」蘿西問,不過其實她並不是真的想問,只是想避免伊格西詳細描述自己不想聽的事。

「然後我發現哈利的脖子上有吻痕。」    

伊格西指著脖子與肩膀的交界處道:「但不是妳看到的那個吻痕,而是在這裡,高兩三公分就會超出領子的位置。

我直直盯著這個吻痕,看到哈利開口問我在看什麼,我才指著這個部位開玩笑說:『嘿哈利,你這裡被我咬腫了,如果我當時往上挪個幾公分,等你銷假上班時,所有人都會知道我們今晚做了什麼,太可惜了。』而你知道哈利回我什麼嗎?」

「死小鬼,別得寸進尺了?」

「錯!哈利瞇起眼,瞧了我一會後把頭往左偏,抬起濕透的手撫摸自己的脖子輕聲說:『的確,不過你還有機會補救。』」

伊格西深吸一口氣,努力壓抑發燙的笑意道:「我當場愣住,接著撲過去在浴缸裡做了第四次。」

蘿西張口再閉口,反覆數次後才嚴肅的警告:「伊格西,容我提醒你一聲,如果你害哈利閃到腰,梅林和其他特務……」

「我不會讓他受傷。」

伊格西拍胸保證,收起笑容認真的道:「如果我真的傷到他,我會第一個宰了自己。」

「……我相信你。」 

蘿西露出微笑,她的目光掃過伊格西的胸口,皺了一眉頭問:「伊格西,你今天的領帶是不是……」

「加拉哈德,你在裡面嗎?」

哈利的聲音從門外傳來,伊格西和蘿西愣住一秒,前者伸手開鎖,後者則迅速整理服裝儀容。

「我在。」

伊格西打開房門,恢復閃亮的笑靨問:「你找我有事?」

「不算有事,只是想邀起一起用午餐。你和人有約了嗎?」

「沒有。」

伊格西跨出辦公室,側身朝蘿西搖晃手臂道:「蘭斯洛特,謝謝你的關心,回頭見囉。」

「再見。」

蘿西揮揮手,她看著伊格西與哈利走遠,在兩人轉彎時瞄到自家上司的領帶,瞬間瞪大雙眼。

開會時她因為吻痕的關係,沒留意到哈利的領帶,直到此刻才發覺上司和好友的領帶同款同色。

醒目的吻痕、露骨的挑逗、相同的領帶,三條線索在蘿西腦中聚集,導出一個令人意外也毫不意外的真相。

其實在透過吻痕宣示主權的人不是伊格西,而是哈利,她的頂頭上司透過脖子上的紅印、同樣的藍底紅紋領帶告訴所有人──這小子是我的人。

可憐的伊格西,當他發現自己不知為何約不到哈利以外的人吃飯時,一定會非常困惑吧。

但是蘿西可不會可憐伊格西,她會保持距離,以免哪天莫名其妙被派去烏干達或南極。

伊格西,恭喜你獲得一個佔有慾、手段和心機都超強的男友。

评论
热度(70)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