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Eggsy/Harry]死亡所教之事 10 (完)

M.貓子:

◎伊格西X哈利,哈利受黨歡迎搭訕!

◎人名組織名上採用台譯(因為作者的英打和英文都是悲劇)


Kingsman  金士曼
Eggsy     伊格西
Harry     哈利
Merlin    梅林 
Roxy      蘿西 


◎由於這次作者寫一回貼一回沒有存稿可言的關係,所以無法預告更新頻率


印量調查(google表單,部分地區可能無法開啟),本子預定五月台灣GJ歐美only出,因為最近本子實在很難寄過岸的關係(香港應該還可以),目前暫無開淘寶之類的打算。






如果有人問梅林,他的老朋友兼新上司哈利˙哈特是什麼樣的人,他會回答:相當矛盾的人。

哈利是個貨真價實的貴族,他身上流著伯爵的血液,且言談舉止也像個尊貴的爵爺,擁有能將病人服與睡袍穿得像禮服的氣勢。但同時他又是三流八卦小報太陽報的忠實讀者,還有將該報頭條當壁紙貼牆上的糟糕興趣。

哈利在打鬥與執行任務上,有著如手錶齒輪般環環相扣、精準到毫釐的細膩。可是在開會、赴約之類的事上卻是個萬年遲到大戶,唯一沒被他晃點過的大概只有任務目標,這些人都很準時的下地獄去了。

哈利總是給人極其冷靜、識大局到近乎冷酷的地步,梅林親眼見過老友為了逃脫自折手指,或是在遭遇突襲夥伴身亡後,迅速撤退與潑汽油點火滅跡。不過這樣的他卻也曾在大雨之夜抱著愛犬四處找獸醫,並在皮克先生──哈利的狗──過世後將狗兒做成標本。

將皮克先生製為標本的標本師是梅林記得的,梅林至今還記得當年哈利請自己推薦師傅時的表情,老友乍看之下依舊冷靜優雅,可是那雙咖啡綠的眼卻空洞如玻璃珠。

梅林因為這個眼神將『你把寵物做成標本是不是有點變態?』的質疑吞回肚子裡,而在完成標本後的隔日,他和哈利一起去墓地拜訪老同事們時,了解對方為什麼這麼做。

「梅林你知道嗎?約瑟夫其實不在這裡面,他只是看起來像在這裡。」

哈利摸著墓碑如此低語,他的聲音非常輕,但聽在梅林耳裡卻非常重。

如果一個人的至親好友有大半都死無全屍──哈利的雙親死於空難且屍體失蹤,那麼會把等同家人的愛犬做成標本,每日確認其存在也就可以理解了。

高貴又喜愛庶民娛樂,極其精準又極為不守時,冷靜殘酷可也深情重情,這是哈利的魅力所在,不過同時也是最折磨哈利與其親友的地方。

這種折磨輕微時只是想翻白眼、放空十分鐘等某聖杯騎士到達,嚴重時則需要胃藥、心臟藥或抗憂鬱藥物──哈利教會朋友什麼是『光是看著就覺得胃部(心臟、神經)抽痛』。

感謝上天,梅林至今只遇過三次嚴重到要吃藥的狀況,第一次是哈利自斷手指那回,第二次是伊格西老爸升天後,而隔年皮克先生從老狗變新標本那段時間則是第三次。

第三次距離現今已經有快十六年了,梅林滿心以為自己不會在遭遇同樣的慘況,可惜事實證明他太天真了。

「軍火商伊恩˙路卡斯的黨羽都清乾淨了,南北美目前都趨於穩定,可以把派駐支援的人力調回了。」

「伊拉克的遜尼派武裝分子近期有集結的跡象,情報組正在密切注意。」

「羅馬尼亞的局勢持續惡化,目前民兵佔優勢,有情資顯示政府軍的高層打算私下購買沙林毒氣……」

十人長桌上迴盪著各地金士曼特務的報告聲,梅林坐在桌尾聽同僚說明手頭上的任務進度,或是某處新冒出的危險之火,他不時滑動手中的資料版紀錄或拋出情報,乍看之下專心開會,但其實他的心思有一半都集中在主位上。

哈利坐在主位上,他看起來和過去無異,棕髮穩穩的固定在額上,下巴不見鬍鬚鬍渣或其他不該出現的東西,配上合身的雙排扣西裝,宛如服裝型錄裡走出來的人。

哈利看起來很正常,但這就是最不正常,以及最讓梅林胃痛的地方。

他的朋友在兩周前下令將愛徒留在羅馬尼亞的煤礦坑內,還因此在廁所內乾嘔了將近十分鐘──梅林透過監視錄影紀錄看到了,遭遇如此精神傷害的人不該表現得如此平靜。

這相當不健康也不應該,如果是梅林的屬下發生同樣的狀況,他一定會在不導致世界大戰的前提下,強迫對方去放半個月的假,然而哈利不是梅林的屬下,而且如果哈利放長假,以目前的局勢搞不好真的會發生世界大戰。

現在是讓世界重回正軌的非常時期,金士曼需要一名睿智、鎮得住場面的亞瑟,否則那些被他們壓制住的勢力會馬上絕地大反攻。

──哈利,對不起。

梅林在心中向好友道歉,如果當初接下亞瑟之位的他,哈利就不用被逼著下如此殘酷的命令了。

「……讓從美洲調回來的小組休息三天,然後轉派伊拉克和羅馬尼亞,我要知道武裝分子的目的,以及羅馬尼亞政府軍從哪拿到沙林毒氣。諸位,感謝你們的辛勞奉獻,散會。」

哈利宣布,梅林鏡框中的投影特務們一一消失,他吐一口氣放下資料版,眼角餘光瞄到老友站起來快步往門外走,立刻起身呼喊:「哈利,等等!」

哈利停下腳步回過頭道:「梅林,你又違反準則了,我是……」

「亞瑟,我知道,」 

梅林走到哈利面前,直視老友的雙眼道:「不過我現在要找的不是他,我要的是你,哈利我們得談談,你這樣下去……」

「你能空出時間訓練新人嗎?」哈利忽然問。

「可以。我不是要跟你談公……」

「我明天會替蘭斯洛特和伊格西舉杯,然後請其他人推薦接替他們兩個的人選。」  

哈利用一句話堵住梅林的嘴巴,繞過傻掉的友人走出會議室:「抱歉,我不該將這件事擱了那麼久。」

梅林一直到哈利跨過門檻才回神,而當他轉身想扣住人時,老友早就消失在走廊轉角了。

梅林瞪著哈利離去的方向,他一度想摔什麼東西洩憤,可是一想到不管是什麼東西,摔壞了都是送到自己的部門維修,就壓下施暴的衝動,咒罵一聲後拿起資料版離開會議室。

而當梅林進入電梯時,板子的一角彈出警示的小視窗,他皺眉點開視窗,先是整個人愣住,接著無法自制的揚起嘴角,抹去警告放下資料版。

他什麼都沒看到,也什麼都不知道──哈利你等著被嚇死吧,我絕對不會同情你的!

※※※※

哈利知道梅林想找自己談什麼,但是他不想談,不想談也不能談。

整整兩個禮拜的時間,哈利幾乎全靠『特務中樞』維持工作和日常生活,他將情感、欲求和感性拘禁在內心的最深處,因為如果不這麼做,自己作為『哈利˙哈特』的部份,就會壓過身為『亞瑟』的那一塊。

『亞瑟』思索著如何以最安全迅速的方式送科學家回家,但是『哈利』滿腦子只有如何折磨這兩個爛貨婊子;『亞瑟』在腦中規劃讓後援小組脫離站區的路線,然而『哈利』只想讓小組待在當地把煤礦坑挖通;『亞瑟』知道在局勢不明下不應對民兵或激進組織本體出手,可是『哈利』極度渴望將這群混球送去地獄火烤。

『亞瑟』考慮著金士曼與眾多老百姓,而『哈利』只考慮伊格西一個人。

所以哈利不能讓『哈利』出來,甚至無法和人談起這部分的自己,他只能將一切壓至心底,掩著耳朵假裝沒聽見體內日益壯大的怒號。

那些輾壓骨血的痛苦,終會隨時間淡去。哈利這麼告訴自己,至於『時間』會有多長,他盡量不去想。

「午安,亞瑟。」

「午安,安娜。」

哈利向對自己打招呼的女屬下點頭,他打開門走進自己的辦公室,面對有著一整面書牆、骨董書桌、淡淡木頭香和最新式電腦的空間,深吸一口氣再次提醒自己的職責──你是亞瑟,只是亞瑟。

他走到書桌後坐下,輸入密碼解除電腦的待機狀態,將全副精力投注於國際情勢。

哈利關閉了所有會讓自己思緒飄移的部分,這讓他對周圍的覺察力大幅降低,以至沒聽見某人開門時的輕響,以及該人正躡手躡腳走向書桌。

此人來到書桌前,放下拐杖等著哈利抬頭,然而對方卻只是死死盯著螢幕,只好乾咳一聲驚動桌後人。

哈利抬起頭,看見一名頂著凌亂金髮,身穿著皺褶襯衫、格紋長褲和皮吊帶,沒繫領帶臉上還貼著紗布的藍眼青年站在自己面前。

「嘿哈利,我回來了。」 

青年揮揮手笑道,他的話聲聽起來和伊格西一樣,笑容看起來也和伊格西一樣,藍眼中調皮的光彩、比哈利矮上幾分的身軀、隨興但不討人厭的站姿,也通通與伊格西一致。

「我和蘿西本打算上周就要回英國,但是那群恐怖份子害我的膝蓋中了一箭。」

青年拍拍自己的右腿,繼續用伊格西的聲音道:「雖然沒傷到骨頭,但是這樣我一直到上禮拜才獲准下床,所以你不會怪我和蘿西遲到兩禮拜才回來覆命吧?」

哈利沒有做出任何回應,他的『特務中樞』停止運轉,而『哈利˙哈特』因為長時間的封鎖仍處於半夢半醒的狀態。

「我和蘿西的眼鏡和手機都毀了,」

青年在胸前畫一個十字,滑稽的默哀兩秒後繼續道:「然後當我們跑回安全屋時,後援小組留下的補給品中,又很不幸的不含通訊設備,但你可別怪他們啊,他們是怕被敵人掌握情報,不是故意要整我們。」

哈利動了動嘴唇,

「我在回來的路上,聽貝里──我們的後援小組組長──說過你下的命令了,他氣得要死,不過……」 

青年──伊格西──揚起嘴角,吐出解除『哈利』封印的詞句:「死心吧哈利,區區一個崩塌的煤礦坑擋不住我,我發過誓,一定會回來搞定你這個死腦筋的老頭子。」

哈利的肩膀震動一下,在他眼前的不再是『酷似伊格西的年輕人』,而是伊格西,儘管看起來有些狼狽、凌亂還傷痕累累,但毫無疑問就是伊格西本人。

「伊格西……」

哈利抖著聲音輕喚,十四天份的思念、恐懼和咆嘯一口氣湧上心頭,他短短的抽一口氣,猛然垂下頭抬起手撐住額頭遮住雙眼。

伊格西嚇一大跳,前傾身子靠上書桌問:「哈利你還好嗎?」

「……」

「哈利?哈利你有聽到我的聲音嗎?」

「……」    

「哈利你……你在哭?」

伊格西問,他盯著沿哈利下巴低落的水珠,沒有得到對方的回答,可是卻聽見細微的嗚咽聲。

嗚咽之後是顫抖,哈利一手遮眼一手轉動椅子,讓自己面對書櫃背對伊格西,試圖阻止潰堤的情緒將自己沖散,卻反而讓身體整個失去控制,軟癱在真皮辦公椅上。

伊格西看哈利遲遲沒轉回正面,拄著拐杖繞過辦公桌,這才發現桌子後的人折著腰,抖到快跌到地上的地步。

「哈利……該死,哈利對不起!」

伊格西拋開拐杖,他將辦公椅從側對轉成正對自己,跪下來抱住哈利的頭和肩膀道:「我該早點聯絡你的,一回到英國就……對不起我在鬧脾氣,我超生氣你在夜店裡講的話,所以我想嚇嚇你當報復,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哈利將頭抵在伊格西的肩膀上,他大口大口的喘氣,視線因為淚光而模糊,耳朵被自己的抽泣聲所佔滿,曲起的腿無意間踢到辦公椅的輪子,椅子頓時往後滑,他因此整個人往前倒。

伊格西被哈利撞得由跪轉坐,但即使如此,他還是穩穩地接住哈利,輕撫對方的背脊道:「好了哈利,沒事了,我回來了,我在這裡,手腳眼睛沒多一隻也沒少一隻。」

哈利緩慢的舉起手,從伊格西的小腿、大腿一路往上碰觸,手指走過腰、背和肩膀,最後停在對方的脖子上,摸著穩定跳動的脈搏,吐出長長的一口氣。

「伊格西。」

哈利第二次呼喚,閉上雙眼放鬆身體道:「我提醒過你好幾次,進門前要敲門。」

「我只有闖空門時會敲門。」

伊格西半開玩笑回答,挺直上身承受哈利的重量道:「我沒想到你高興到哭。」

「我不認為我看起來像高興。」

「當然是,你只是太害羞所以不願意承認,不過我明白,我原諒你。」

「……耍嘴皮子。」

哈利輕輕推開伊格西,他抽出手帕拭去淚水,坐著將伊格西細細看過一輪,微微皺眉道:「你瘦了一圈。」

「沒有你瘦得多。」

伊格西停頓幾秒,伸出手觸摸哈利的臉頰道:「而且臉色看起來很糟。」

哈利握住伊格西的手,他低下頭沉默面刻,再抬頭凝視青年問:「伊格西,你還是不願意成為新任的加拉哈德嗎?」

伊格西皺皺眉偏過頭道:「我不是不願意成為加哈拉德,我只是覺得……那是屬於你的名字,如果我拿走了,就好像承認你真的死了。」

「我沒死。」哈利提醒。

伊格西抓抓頭有點尷尬的道:「我知道,我是指你復活前。」

哈利微微拉起嘴角,握緊伊格西的手道:「伊格西,我希望你繼承加哈拉德的代號。」

「這個……」 

「只要你點頭,」 

哈利將伊格西的手往下牽,貼上自己的胸口輕聲道:「『加拉哈德』就是你的。」

伊格西愣住,接著猛然聽懂哈利的暗示,瞪著年長者久久吐不出話。

「我想將『加拉哈德』交給你。」

哈利將兩人的手往心口壓問:「你願意接受嗎?」

伊格西張口再閉口,僵直三四秒後撲向哈利,吻住對方的嘴唇,抱著人撞開辦公椅躺到地板上。

兩人在地板上擁吻,貪婪的索討另一人的吐息,勾舔著對方的紅舌與齒貝,直到彼此都不得不換氣才分開。

不過所謂的分開,也只是將雙方的距離從零增加到七八公分。

伊格西一手撐著地板,一手往哈利的外套裡鑽問:「哈利,你接下來應該不會又要說:『去選更好更年輕的人』嗎?」

「我不會。」

哈利壓住伊格西的手,露出淺但是溫柔的笑容道:「我只會提醒你,你需要去醫務室檢查與交行動報告,而我也還有工作要處裡。」

「那可以等。」

「不行。」

哈利推開伊格西從地上站起來,他拉平衣服理理領子、領帶和袖扣,低著頭朝仍坐在地上的青年道:「不過如果你能在太陽下山前完成報告和檢查,我們也許能共進晚餐。」

「我現在就去醫務室!」

伊格西從地上彈起來,抓住拐杖以完全看不出有腳傷的高速奔向門口,一眨眼的工夫就離開哈利的視線範圍。

哈利伸手將辦公椅拉回原位,坐上椅子扶扶黑框眼鏡低聲道:「梅林,你知道吧?」

「知道什麼?」梅林隔著眼鏡架問。

「別裝傻了,總部的出入系統是歸你管的,你不可能不知道有誰進來。」

「我不知道,我當時在吞胃藥,什麼都沒看到。」

「說謊。」 

哈利笑著罵身在另一個樓層的老友,他靠上椅背仰望天花板,感覺身體前所未有的輕鬆。

那麼……今晚要吃什麼呢?




==================================


主文完結啦!不過接下來還有兩到三篇的清水番外會公開,然後H番外我昨天寫完了,是八千字(五千調情鋪陳,三千滾床)的怪物……



评论
热度(51)
  1. 言_冬M.貓子★卡在冰裡出不來 转载了此文字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