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角落。

昨天、今天、明天,
七十二個時刻;
過去、現在、未來。

Kingsman同人:黃瓜先生未曾謀面的朋友

從死處甦醒:



  「嘿!我以前見過牠。」蜜雪兒在進入書房時,對著角落的獵狐犬標本說。
  那是一隻有著漂亮的毛色的成犬,棕色與墨色的大片斑痕像是打翻的墨水瓶在羊皮紙上渲染出墨跡。
  艾格西在母親和妹妹搬進哈利的屋子前和梅林一同整理了哈利的遺物,他們基本上對房子的布置和裝置都沒有什麼變動,雖然他們曾經深深地考慮過是否將哈利的眾多標本暫放於儲藏室中。
  在哈利家的牆面上裱框的昆蟲標本甚至多過於他半個世紀的生活照;而在辦公室裡,哈利被不存在的憑證所包圍,一張張太陽報的頭條無法連接哈利的過去,特務的歲月只能存在於自己的記憶中發酵出虛無。
  步出哈利的辦公室,生命的擬仿物籠罩在整間屋子裡,死相的數大讓整個空間像是某個凝結的時點,唯有生者在裡頭的一舉一動才能夠讓秒針走向下個刻度。
  艾格西覺得哈利.哈特是活在過去的男人,是他的存在將舊時代的榮光與雅緻延續到現在,而少了他的屋子也像缺了靈魂的肉體,整間屋子頓時成為了標本。
  梅林與他最後還是讓整間屋子維持原狀,梅林告訴他這些是哈利的過去,也是艾格西的未來。
  「艾格西,你還記得這隻狗嗎?」母親像是看到故人,興奮地說道。
  「你爸以前有帶著它和我們一起在攝政公園散步,他那時說是幫朋友遛狗。」
  「是他沒錯,那隻狗也叫做莫士金。」母親指著底座刻著Moleskine名諱的字牌說道。
  那確實是父親在選拔期間一起培訓的狗,在和梅琳一起整理房子時,梅林就已經告訴艾格西這事。
  「筆記本的牌子?」
  「可以這麼說。」梅林推了推眼鏡,看著艾格西一臉狐疑繼續說。
  「看過勒卡雷的間諜小說對吧?你爸想把雙面諜(mole)的皮給扒了,所以取了這樣的諧音。」
   哇噢。
  艾格西聳了聳肩。
  「那哈利怎麼會想把狗取叫黃瓜先生?」
  「你可能沒有聽過,雷米神盃一九六五年時在西敏寺搞丟時,就是一隻叫『黃瓜』」的狗找了回來的,這隻狗後來還拍了一部叫做《荒唐妙探》的特務電影。」
  你知道哈利喜歡經典的特務電影。
  「你們這個階層的人說話就喜歡彎彎繞繞的。」艾格西笑著說。
  梅林走後,艾格西看個莫士金的標本發愣,沒有問出來的是父親的狗怎麼會到這裡來。
  答案不言自明。

  艾格西此時似乎能夠稍稍體會哈利的心情,哈利.哈特這個男人把過去與遺憾都封存在這間屋子裡,並背負著他們出每一次不為人知的任務,維持著自己和這個世界的體面。
  艾格西再度望著這間如同標本的老房,他希望他能夠成為這裡的靈魂。
  他是哈利的加拉哈德,他們都知道他可以。



评论
热度(10)
  1. 言_冬從死處甦醒 转载了此文字

© 言_冬 | Powered by LOFTER